笔趣阁 > 我真的对五等分没兴趣 > 里世界大结局:再见,零奈
夜间

里世界大结局:再见,零奈

        

思考一番过后,七人还是决定本着人道主义救助这个小女孩。


        

慢慢从众坟堆中找到一条泥石铺垫的小径,七人顺着小径来到小女孩身前。


        

“你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死了吗?”


        

见面第一句,高杉原直接向女孩说清楚她的处境。


        

女孩呆了呆后,缓缓点头,眼神略显落寞:“知道。”


        

“你的脚没事吧?”中野四叶弯下腰,指了指女孩的脚踝,担心地问。


        

女孩摇摇头,“不知道,不痛,但是走不动路。”


        

看来只能背着这个女孩行动了。


        

高杉原将女孩背起,并没有嫌弃她脏兮兮的衣服和皮肤,“我们要带你去哪里?”


        

“走出这片树林就好。”女孩细声回答,脑袋探到高杉原耳朵,“大哥哥不怕我是坏人吗?”


        

“怕。”高杉原认真地点头,挽着女孩大腿的手松了不少,“所以还是把你留在这里吧。” 首发尽在www.bqg8。com


        

“别!我不是坏人!”


        

女孩着急用双手环住高杉原的脖子。


        

八人转身,缓缓走出这片阴森寂寥的墓地。


        

就在众人转身的一瞬间,巨大的墓地忽然颤动起来,大大小小的坟堆开始晃动,不一会儿的时间,墓碑破裂,土堆崩烂,数不清的厉鬼灵体从土里面爬了出来,头后绑着辫子,双眼空洞无神,直视八人。


        

五姐妹连连躲在零奈和高杉原身后,这是什么东西?!


        

“鬼吗?”


        

高杉原目光镇定地看向从土堆里爬出的厉鬼们。


        

零奈眼神冷冽,手中已经幻化出一把锋利的武士刀。


        

“这怎么回事?”她声音已经带着些许寒气。


        

高衫原凝神望着四周,他们八人完全被包围了,粗略地数了数,这儿的厉鬼数量上万。


        

密密麻麻的,像马蜂窝一样遍布整个树林。


        

“把…那个…女的…留下。”


        

一个浑身冒着黑气的牛头厉鬼指了指高杉原背上的女孩,沉声道。


        

高杉原缓缓回头看向背上的女孩,“你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些东西?”


        

女孩努力地摇头,“我也不知道……”


        

“只要放下她,你们就能安全离开,不然全都陪她永世泯灭…”厉鬼的声音在深夜里徘徊。


        

女孩眼睛噙着眼泪,“它们想要吃我。”


        

零奈脸色十分沉重,她环视一周后,发现这儿的鬼灵体不仅数量庞大,每一只鬼头上的能量数都在一千以上。


        

一万只一千能量的鬼,这种阵势就算是十万能量的她,也难说一定能带着五姐妹和高杉原安全离开这里。


        

向高杉原示意一下当前的处境,零奈向他暗示要不要放弃这个小女孩。


        

相比起不相关的女孩,五姐妹是否完好无损才是她心中最重要的事情。


        

高杉原看了看身后满脸恐惧、双手勒紧自己脖子的小女孩,向零奈摇摇头:“我有办法对付它们。”


        

“我走在最前面,零奈你保护五姐妹。”少顷,高杉原认真地说。


        

“怎么可能?”零奈着急地皱眉,“你这不是送死吗?”


        

“相信我吧。”高杉原自信地点点头,“我已经摸透了这个世界的一些运行规律。”


        

零奈听了,咬紧牙关,艰难地点头后,只能将五姐妹护在身后,紧跟高杉原的脚步。


        

高杉原直接无视无数厉鬼,背着女孩慢慢走出墓地。


        

顿时万鬼嚎鸣,黑风暗气铺天盖地而来,宛如地狱侵袭。


        

高杉原头上的能量数量减少五百,消失的能量在手中幻化出一个小型音响。


        

就在厉鬼即将涌到八人身前时,音响的鼓膜颤抖,洪亮的声音像潮水一样从中奔出。


        

“起来~不愿做……”


        

洪亮的歌声瞬间迸发出无数金色的阳刚意念,仿佛十几亿不同时代的信仰意念同时汇聚到一起,瞬间冲破上万的鬼群,连鬼带能量,全部泯灭消失。


        

黑雾消散,夜空重现明月。


        

歌曲结束时,音响消失,树林里只剩下八人,整片树林簌簌作响,高杉原松了一口气。


        

自己真特么是个学霸。


        

他背后,小女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


        

回到藤春时,时间已经来到凌晨四点,遥远的地平线紫暗无光,形成一条朦朦胧胧的棱线。


        

“所以,为什么你还跟了过来呢?”


        

高杉原扭头,问向紧紧跟在七人屁股的女孩。


        

他在树林外就把这女孩给放了,谁知道她跟着七人一直回到藤春。


        

“因为,我还有事情要干嘛。”女孩噘嘴,低头看了看自己捆上绑带的脚踝,较劲地注视高杉原,脸颊脏兮兮的。


        

“什么事情?”高杉原反问。


        

女孩挠挠头发,支支吾吾的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嗨……你自己一个人玩吧。”高杉原督女孩一眼。


        

随后漂浮上天空,和六人一起回到五姐妹的公寓里,小女孩像一个木头一样站在阳台。


        

五姐妹在现实世界的实体在沙发上沉睡着,因为灵魂出窍,鼻尖只有最浅薄的呼吸。


        

伫立在客厅,五双雪白的玉足点在地板上,五姐妹看了看自己的实体,慢慢将目光挪向零奈。


        

五人头上的能量都达到9999/9999,这一次苏醒回到现实世界后,谁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进入里世界,再见到零奈。


        

“零奈,我有些舍不得你。”中野四叶弱弱的声音传来,头上的缎带弯到了额头前。


        

高杉原站在阳台落地窗前,安静地看着六人,中野四叶伸出手,轻轻擦拭眼角,“风好大……”


        

零奈站在原地,脑子一片空白,慢慢走向前,抱住中野四叶。


        

“我也舍不得你们。”


        

“零奈,我们会想你的。”五人伸出手臂,抱住零奈,感受着彼此能量的温度。


        

“我也会。”零奈轻声呢喃。


        

“我先睡觉了。”中野二乃蝶翼般的长睫毛躲避地眨着,回到自己的身体。


        

“零奈,你和上杉廉信一样是我崇拜的人……”中野三玖不舍地离开零奈的怀抱。


        

“再见,零奈。”中野一花小脸藏起伤感,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真希望你就是我们的妈妈。”中野五月把头倚在零奈肩部,嗅着她的芳香,不舍地离去。


        

随着中野四叶的灵魂也回到自己的身体,五姐妹安静躺在客厅沙发上的身体变得柔软,呼吸缓缓起伏。


        

零奈悄然地抹去眼角的泪水,看着在身边叉起双手的高杉原,眼角红红的,“真是丢人呢。”


        

“一点也不。”高杉原摇摇头,将叉在胸前的双手放到两侧,“放心吧,以后还有我在这陪你呢…”


        

“对了,那个女孩呢?”


        

高杉原旋即看向空无一人的阳台,疑惑地问。


        

两人扭头,环视客厅一周,发现女孩正站在五姐妹身前,缓缓向五人伸出小手。


        

“喂,你在干什么?”零奈警惕地问,刚想要阻止女孩,她忽然被身前一堵看不见的墙体挡住她,那是由一股起码上万能量构成的墙体。


        

“不是说了我来这儿有事情做吗?”女孩余光督两人一眼,淡笑一声,双眸没有了之前的嫩气,嘴唇老成地抿着,“我是来收回属于我的能量的。”


        

说着,她伸出的小手五指一收,从五姐妹身上汲取出四万九千九百九十六粒能量。


        

身后的银发双马尾飘起,体表泛起银白色的龙鳞,变成菱形形状的眼眸看向零奈和高杉原,“好久没人能完成我的献祭了。”


        

“银龙?”


        

零奈和高杉原颤抖着身体,看向眼前的女孩。


        

女孩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两人,带着好玩意味的目光看向两人:“怎么,害怕了?”


        

零奈两排牙齿紧紧抿合,摆出战斗姿势,高杉原也绷紧了身体,蓄势待发。


        

“诶呀。”


        

忽然,银龙笑了起来,“你们俩加起来还不够我一片龙鳞的能量多。别挣扎了。要是我想杀你们,你们早没了。”


        

这话一点也不假,两人能看见银龙头上悬着的光芒,那已经不是简单的象征有多少能量的数字,也是一个小型的白色黑洞。


        

只要银龙愿意,无数的能量能从这白色黑洞中涌出,吞噬两人。


        

零奈目光死死地盯着五姐妹和银龙,“那你的目的是什么,你身后的五人?”


        

“不是,放心,她们五人明天早上就恢复正常人了。”


        

银龙摇摇头,全身的泥垢和污渍在一息间全部消失,显出华丽的礼服,变成一个公主般的小女孩。


        

“至于我这样做的目的嘛~”


        

银龙声音戏娇地说,倒在沙发上,粗粗短短的小腿搭在茶几边。


        

“纯粹就是玩儿~”


        

两人难以理解地看向她,但显然眼前的银龙没有什么恶意。


        

“当一个人类所拥有的金钱和权利达到金字塔顶峰,普通的人欲物欲色欲满足不了这个人的时候,这个人类就会开始变得十分狂野,对同类下手。


        

这时候,这些人类身上完全感受不到属于人的本质,仿佛换了一个物种。”


        

银龙侃侃而谈,从语气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小女孩年纪,话锋一转。


        

“而我们龙,也是如此,作为最顶级的生物,当普通的欲望满足不了我们时,我们也会剑走偏锋地追求某些东西。


        

历史学家总以为我们喜欢的黄金,其实我们才不喜欢这种东西。我们喜欢的是人类,喜欢研究各种各样的人类,喜欢充当上帝的角色,监视人类的生活。


        

这算一种癖好吧。但无可否认的是,你们人类其实很脏。”


        

小女孩笔直地说:“你们许多外表光靓人类其实都是一个垃圾。我们龙最重要的就是繁衍后代,十条龙才可能繁衍出一个后代。但你们人类去将这等重要事情肮脏化。


        

**不惜选择幼小得还不能生育的异性,用牙签弄痛**对象还自以为很大;表里不一,内心恶毒,一边说自己纯情,一边不负责任地生一大堆后代;甚至拿别人的肉体来生育自己后代……”


        

“我们龙也曾经在这个世界活过,但因为繁衍困难,不到短短五百年的历史,我们便灭亡了。为什么这么肮脏的人类却能延续这么久呢?


        

所以龙养成了对人类侦查的癖好。


        

献祭可以让我标记侦查对象,方便我找回坐标,对这些人进行观察。”


        

“那为什么选择五姐妹?”高杉原不解地问,五姐妹完全不是银龙口中的肮脏类型。


        

“这是个意外,看见罕见的五胞胎,我忍不住作标了一下。”银龙不好意思地挠挠脸,“爱美之心,龙皆有之。那天晚上经过时不小心标记了五人,后来想回到取消标记的,谁知道你们已经在收集能量了,我就只能静静观察了。”


        

零奈和高杉原的脸拉得很黑。


        

“所以,作为弥补,我可以勉强满足你们两个心愿,当做这次错误献祭的回报。”


        

银龙还没等两人开口,高贵地叉腰,继续补充:“这是龙比人类要优等,有一颗美好善良的心。的证明。当然,人类也有不少善良的人,进入我的圈套,救了我的你们就是其中之一。”


        

高杉原和零奈相识一眼,龙都这样子吗?


        

两人还没缓过神,银龙又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两人放松了警惕,在银龙对面盘腿而坐,足足过了半个小时,话题才重新回到愿望上来。


        

“我能给你们一人一个愿望,要吗?”


        

“真的吗?”


        

“当然。”


        

“为什么?”


        

“兴趣使然。”银龙摊摊手,“上一次有一个人类,他一见到我就阿谀奉承让我实现他愿望。他说了三句话,我给了他十八个惩罚。因为他太凢了。”


        

“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愿望吗?”沉默片刻,见两人没有任何声音,银龙无趣地摇摇头,“算了,真无聊,走了。”


        

“等等!”高杉原和零奈同时出声。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两人再次异口同声。


        

“你先说吧。”银龙指了指零奈。


        

“我想知道自己死之前是个什么人。”零奈跪坐着,认真地看向银龙。


        

“你不就是这五人的妈妈吗?”银龙指了指身边沙发的五姐妹,奇怪地问,“都长得这么像了,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零奈一脸懵圈。


        

“难道说你不知道?”银龙略显惊讶,“那你这一周敢情是在和自己五个女儿玩过家家呀。”


        

零奈手指颤巍巍地指了指自己,“我真的是五人的妈妈?”


        

银龙看了看零奈,眼眸闪过一丝光,直接看透零奈的脑海。


        

“怪不得,你没了生时的一半记忆。”银龙恍然大悟地点头,而后看向零奈:“你的记忆在十八岁的高三就中断了,当时你得了一场大病,半步迈进死门关。一半灵体留在了体内,一半灵体进入里世界。


        

此后几年,里世界的你没有了后续活着的相关记忆,但因为表世界的你还活着,所以能一直活下去。


        

而表世界的你身体变得多疾多弱,因为没有了一半的灵魂,在生下五姐妹后身体变得更加虚弱,最后在二十九岁死去。”


        

零奈陷入了无暇的沉默,脸颊的表情像一泓深井慢慢涟漪开。


        

“我想看看自己后来的模样。”她说。


        

“行。”银龙点头,一束光沐浴零奈。


        

零奈的长发在光束中变得更加鲜红,及腰而披,脸颊慢慢褪去最后少许的青涩,变得成熟知性,眼角微有皱纹,俨然成为了成熟美女。


        

随着样貌改变,十八岁以后的记忆也回到她的脑海,她无声地走向五姐妹,在沙发前轻轻抱住五人。


        

“你呢?”银龙看向高杉原。


        

高杉原犹豫下来,他本想张嘴,让银龙把自己变回正常人。


        

但要是自己也离开了里世界,零奈怎么办?


        

她会再度变回一个人,一个在里世界游荡了二十多年的人,在短暂与自己女儿相遇后,再次踏上孤独的旅途。


        

他不忍心把自己的愿望说出口,上牙咬着嘴唇,沉寂许久后,缓缓凝重地摇头,“没有……”


        

“他想变回正常人。”零奈从沙发上抬起头,抢先一步回答。


        

高杉原还愣在原地,银龙已经颔首。


        

“行了。明天醒来你就不再是里世界的人了。”


        

“你在说什么?!”高杉原连忙质问零奈,“我走了你怎么办?”


        

零奈眼角红润润的,虽然变成了成熟的模样,但眼眸的透澈一丝未变,“你要替我照顾我的五个女儿!”


        

高杉原刚想发怒的脸颊呆滞住,静静看着零奈走过来,抱住他。


        

“你是唯一一个知道我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只有你可以帮我好好照顾她们五人。”


        

“拜托了。一定,要好好保护她们五人。”


        

高杉原眼帘缓缓低垂下来,“我会的……”


        

银龙摸不着头脑地看向零奈,“诶,你也想复活吗?不早说!”


        

伤感的情绪像溃坝一样散去,两人机械般咔咔扭头看向银龙。


        

悲剧转喜剧都不带这样的!


        

“我能活下去?”零奈惊讶不已。


        

“嗯,理论上可以。”银龙点点头,“只要收集到九千九百九十九万的能量,我有办法让你以另一个身份重新在表世界出现。”


        

高杉原难以置信地看向银龙,“怎么会有这种事?”


        

“当然有,不然为什么秦始皇那鳖人一个劲地派人去东瀛捉我?”银龙吐槽着,“要不是我干不过他,第一个献祭就放他身上了。”


        

“但这么多能量,怎么可能……”零奈迟疑地喃喃。


        

差不多一亿的能量,这对只有十万能量的她来说,不等于天荒夜谈吗?


        

“跟我走遍一周世界基本上就有了。”银龙轻松地说。


        

见零奈注视过来,银龙也注视她,牵起零奈的手,“怎么,要走吧?在人类这个种族中,你还是蛮有母爱的,我勉强能带带你。”


        

零奈看了五姐妹一眼,再看了看高杉原,下定决心地点头,“走”。


        

少顷,三人来到半空。


        

银龙小女孩双手叉腰看向两人,忽然消失在原地,顿时天上乌云密布,一条巨大银龙翻云腾雾。


        

“那先后会有期了。”零奈看向高杉原。


        

得知自己有机会回到表世界,她的语气少了一分凄凉,多了一分希望,向高杉原伸出手。


        

两人握了握后,她跟着银龙消失在天际。


        

高杉原顿时觉得寂寞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