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李北斗小说 > 第1786章 白蚁棺书
夜间

第1786章 白蚁棺书

        

“怎么了?”


        

“这东西不大对劲儿,”白藿香翻过了那个复生木:“不像是地上的东西。”


        

“真要是地上的东西,就没这么大本事了。”程星河立马敲了敲那块木头:“就说值钱不?”


        

白藿香横了他一眼,劈手抢回来:“这东西还有用呢!”


        

“干什么用?”


        

“说了你也不懂。”白藿香叹了口气,十分惋惜:“只可惜这东西的灵气损耗了很多,不然李北斗的真龙骨一定会长的更好。”


        

程星河把嘴撇的跟个鲶鱼似得,转脸看向了我:“哎,你骨头长怎么样了?”


        

“挺好。”我随口说道:“知足了。”


        

这一下子,龙鳞恢复,金气应该能继续用了,狐狸尾巴那种侵蚀人的感觉也彻底消失,被强大起来的真龙骨给压住了。


        

难怪,一开始的时候,荣老人说,这东西只能存在我身上。


        

我摸了摸额角,果然,已经生长成跟之前剔除骨头的时候差不多的程度了。 看小说上www,bqg8.com


        

“那可太好了。”程星河来了精神:“那你很多记忆,是不是也想起来了?”


        

记忆……我心里却不由自主,就是一阵不舒服。


        

那种感觉,就好像要把一个旧伤疤给揭开了一样。


        

甚至,有些让人恐惧。


        

我笑了笑:“是想起来了不少。”


        

没想到,程星河和白藿香一对眼,却皱起了眉头。


        

他们跟我太熟悉了,他们脸上,折射出“口是心非”四个大字。


        

那些记忆确实开始出现了,只是,我似乎还没有勇气去看。


        

因为,很可怕。


        

“这地方,闹了这么大的乱子?”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是王风卿。


        

亓俊一看来了精神,两手就把头发往上捋,还把衣领子努力弄正了点:“你来了,也没打个电话……”


        

王风卿却一笑:“我不是来找你的。”


        

她看向了我:“是找你。”


        

亓俊看着我的眼神就不太好了。


        

白藿香也是。


        

这搞得我一阵尴尬,而王风卿热情的说道:“你上琉璃桥来,赵老教授有新发现,叫我赶紧来找你!”


        

赵老教授……哦,就是上次收购我们从额图集带来的狗头金的那个元宝手。


        

那位是研究景朝的专家,一听这话我也来了精神:“什么新发现?”


        

“是个以前没见过的人物,”王风卿压低了声音:“学术上的大发现,还没对外公开呢!封号叫做,玄英将君。”


        

我心里一提。


        

也就是——传说之中,跟在了景朝国君身后的那个黑衣人?


        

“赶紧过来吧!”


        

王风卿带着我们就上了车。


        

老亓见状也想跟上来,可后头的商户把他一把扯住:“亓家掌柜,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这乱子闹的这么大,大家没个主心骨不行!”


        

“还有那些盆栽!”程星河跟着来了一句:“你可千万处理好,不然万盆仙晚上趴你们家窗台去!”


        

老亓很不高兴,可叹了口气——他也不是第一次收拾烂摊子了,习惯了。


        

上了车,我回头看向了那些数不清的盆栽。


        

树离死,人离活——也许这个结局,一开始就注定了。


        

王风卿转脸看着我:“你们整个行当,是不是都在处理九尾狐的事情?”


        

我有些意外:“连你都知道了?”


        

王风卿狡黠一笑。


        

原来,之前三清老人封九尾狐的时候,耗费了人力物力,才借了四相局这个大阵压它。


        

可后来四相局被我破了,它也就被惊动了。天师府的人如临大敌,要来压它,四处去找镇物。


        

之前要找镇物,老是爱开秘宝鉴赏会的江家本来应该出一份力,可后来江家的家运变差,很多好东西都没有了,也就问到了琉璃桥这边。


        

“要走了一个鼎。”王风卿告诉我:“是飨天鼎。”


        

苏寻和程星河都看了我一眼。


        

所谓的飨天鼎,名声在外,其实是一种很残忍的东西。


        

在战乱的时候,每一个国君都想赢,就跟现在每一个人都想发财一样,现在的人会去拜财神爷,而古代的国君在战役之前,往往会祭天。


        

小规模的战役,祭天的规模也一般——竖起一道大旗,做祭祀的被砍头,血溅三尺为吉兆。


        

而飨天鼎是更不人道的东西,把更多的生命塞进大鼎之中献给老天,求一个旗开得胜。


        

那个年代,很多人活的不如草芥。


        

所以飨天鼎是极凶的东西,使用的次数越多越凶。


        

作为飨天鼎的回报,琉璃桥得到了很多珍贵的东西,赵老教授机缘巧合,从中寻到了一些关于景朝的新线索。


        

到了地方,赵老教授一看见我,别提多高兴了:“大发现,这可是史料上的大发现!景朝覆灭的未解之谜,保不齐,就是我老赵发现的!”


        

我顿时来了精神:“怎么说?”


        

赵老教授领着我到了内室里,程星河他们跟进来,都皱起了眉头。


        

内室之中,放着一个巨大的棺材。


        

那个大棺材已经被打开,但是仔细一看,棺材内壁,镂刻着密密麻麻的字。


        

程星河上去就摸,被赵老教授一巴掌打开。


        

那些字迹非常奇怪,凑近了觉出来,不像是雕琢的,反倒像是——被啃咬出来的!


        

我看向了赵老教授:“这是——蚁书?”


        

赵老教授眼睛一亮:“懂行!”


        

什么叫蚁书呢?


        

也就是跟印刷一样,在木料上涂抹上大量预防白蚁的秘药,但是留下一部分,反而涂上白蚁喜爱的秘药。


        

这种木料埋在了白蚁出没的地方,那白蚁自然回去啃咬喜欢的位置,留下不喜欢的位置,从而形成一定的图案。


        

或者,文字。


        

在旧时代,有些事情一旦被封禁,就会成为永远的秘密,唯独这种方式,能把秘密给不为人知的留下来。


        

棺材之中的文字,是景朝短暂存在的时间内,全部的历史。


        

而这个棺材的主人,是一位史官。


        

他想方设法,留下了全部真相。.


        

“这上头记载的史料,跟景朝一星半点的史料,基本是吻合的,但是这蚁书里,多了一个人的存在。”赵老教授指着一个位置。


        

上面的字体跟现在不大一样,但勉强能认出来,是“玄英大统领”四个字。


        

“你说,为什么其他记载之中,这个身份,会被全部抹杀?”


        

只有一个可能。


        

那个人,成了当权者。抹杀的,是对他不利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