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血条闯洪荒 > 第五十五章 潜入煞宗
夜间

第五十五章 潜入煞宗

        

煞宗,山门坐落于高峰之下,山顶上延绵的建筑群落,便是煞宗大本营。


        

相传千年前古玉石坊有一次名动北境的赌石活动,那一次人山人海,甚至引来西蛮南境等圣地来人争相观摩,只因赌石奇人张九龄。


        

张九龄被外界传得邪乎,他赌石从未输过,凡世他点化过的石料,皆能切出灵玉!


        

事出古玉石坊,与之对赌的有寻玉师一脉的佼佼者,亦有自古传承寻玉技巧的神秘家族。


        

说来也奇怪,赌石那日,这张九龄一眼就相中一块人头大的石料,并坚信其中定能切出至宝!


        

此举动,引起无数人嘲讽,毕竟赌石,赌的是石中物的价值,一块人头大的料子,能切出十斤灵玉已是顶破天。


        

再切之前,这张九龄不慌不忙,挨个点评了其他人选择的石料。


        

无非就是这种“阁下不愧是寻玉师一脉,此石料蕴有宝玉半斤!”“阁下这块料子外表精美,实际上只是个空壳。”“阁下这料子不错,定能切出稀世宝玉三颗”


        

……种种点评后,开始切料子。


        

第一刀下去,众人无不哗然,张九龄猜对了!罕见的宝玉,半斤!分毫不差!


        

第二块料子,竟然真是空壳!内部中空,似是蕴有宝玉,可却不翼而飞,张九龄又猜对了。 首发尽在www.bqg8。com


        

第三块,出了三粒龙血宝玉!又被他说对了。


        

……


        

时至此刻,张九龄神秘高超的寻玉法被世人认可,此刻的观摩者们,已对胜负不在乎,他们更在乎这张九龄选的石料,能切出什么!


        

为此,古玉石坊背后的老刀师亲自上阵,层层剥开石皮,竟有五彩霞光冲出,夺目而耀眼,众人惊呼,那是仙玉!


        

张九龄似乎并不惊奇,而是亲自操刀,将这绝世珍稀的仙玉剖开,取出仙玉中包裹的一物,一张金属箔片!


        

石中玉,玉中奇珍!张九龄的声名大噪,因赌石切出奇物,被各个圣地大教奉为座上宾,而那金属箔片,便流落在北境,遭各大势力疯抢。


        

此后,不久,有人自立山门,因以煞养身,熬炼肉体,便取名煞宗。


        

可因金箔上记载的炼体术有缺,煞宗虽经过千年,可整体实力依旧难以跻身一流,始终在二流宗门徘徊,可因为无门槛,无论天赋如何,都可入宗,便成为众多天赋低微者的选择。


        

循着路上山,路枭见到了众多顶着烈日肩扛巨石的赤膊大花臂,这估计是煞宗成员的自我磨练的法子。


        

行至山顶,经过一道门户,入眼是宽阔平坦的广场,铺以青石砖,广场中人数众多,皆是赤膊大花臂,健壮的身躯,黝黑的皮肤,张牙舞爪的纹身,些许人围在一起互搏较量。


        

广场边缘五个方位,伫立着五座阁楼,互不接触,阁楼后,是紧挨着阁楼建立的建筑群,想必这便是煞宗五门。


        

“来者止步,此乃煞宗宗门重地,至此所谓何事?”山巅小道尽头,宗门门户下的守山弟子严肃道。


        

路枭拱手施礼,不卑不亢的说:“这位大哥,小弟慕名而来,想要拜师学艺!”


        

那守山弟子点头,面色并无变化,而是翻看了一下书册,又抬头道:“正巧,三门引煞长老那里缺人,去正东方三门阁楼处报到吧!”


        

“多谢这位大哥!”路枭准备过去,不料被守山弟子又叫住。


        

“看你年龄这么小,不考虑考虑?煞宗弟子的死亡率很高,我劝你还是过些年再来吧!”守山弟子好心提醒。


        

“无妨,多谢大哥提醒!”路枭大步离去,直奔第三门。


        

不过他想到了猪王,猪王曾自报门户,便是煞宗三门师从引煞老人,这一次倒是碰的巧。


        

“这位大哥,小弟慕名拜师,驻守山门的大哥叫我来第三门报道。”路枭随便逮着个人便问讯。


        

不料此人宛如见到了救星一般,连忙把路枭往阁楼里推,边推边说“以后你便是引煞长老的弟子了,正巧,引煞长老新发明了一种炼体药物,你去试试!要是挺过去,定能受引煞长老的青睐!”


        

穿过阁楼,半推半就着来到阁楼后的建筑群,那名弟子指了一个方向,便撒丫子跑路,路枭顺势望去,炼药房。


        

径直走近,便听到一个苍老而焦急的声音,“人怎么还没过来!我这炼体大药这一次准有作用!”


        

路枭闻声,推门而入。


        

“你来得正好,快服下这药,身体若有异象,定要及时告诉我!”


        

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对面形同枯槁的矮小老头便端上一碗黑乎乎的粘稠药液。


        

路枭看着恶心,不过也没有拒绝,他已经将自身气息压得很低很低,顶多被人以为是个健壮的少年,于是捏着鼻子,一口干了。


        

“有什么反应?”矮老头急切的问,那神情似是极为在意。


        

路枭感受身体,或许是因为肉身本就极强,这一碗药液下去,只觉得腹中一暖,便没了效果。


        

“肚子饱了!”


        

那矮老头有些难以接受,胡乱翻看手稿,嘴上不断喃喃着“不应该呀”这一类话,显然是对自己的研究产生了怀疑。


        

门口扒着刚才接引路枭的那名弟子,瞥了眼路枭,又盯着那空碗,不由松了口气,又逃过了一劫!


        

矮老头瞥了眼路枭,“隔壁便是书房,其中书籍你尽可随意翻阅,多种炼体法门自己选择,但有一点,若我叫你,定要第一时间到炼药房!”


        

路枭连连点头,神情古怪的走出炼药房,直奔隔壁的书房。


        

书房无人,书架上皆是各种名称古怪的书籍。


        

路枭感觉有些太轻易就混进来了,而且这猪王口中的引煞老人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邪恶,反而像个痴于研究的疯子。


        

这倒是让路枭对煞宗的印象大大改变。


        

接下来的几日里,路枭哪都没去,都是泡在书房,要么就被叫去试药,整个宗门恐怕都不知道煞宗来了一位新弟子。


        

多日试药,让一干弟子和路枭熟悉起来,毕竟试药有风险,十有九毙,路枭的出现,算是解救这群人于水火之中。


        

短短几日,路枭便获得一个试药王的称呼,暗地里别人都叫他小毒物,太能扛了!不光是引煞老人会传见他,甚至其他几门的长老问讯都会叫路枭前去试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