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擎天秦语萱 > 第2151章 有请道尊
夜间

第2151章 有请道尊

        

天空之中,几十个小黑点儿飞掠而下。


        

孔家,不但传承了圣人的文道天赋,同时也是武道世家。


        

当初圣人提倡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其中,射和御便是武道范畴。


        

当时对文人的定义,并非只是读书。


        

学习武道,练习武技,也是必不可少的科目。


        

文能治世,武安天下。


        

直到汉唐以后,文人和武人才彻底分家。


        

文人,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孱弱代表。


        

孔家则不同,一直以来谨遵祖先教诲,习文的同时不忘习武。


        

只是因为儒尊的名号太过响亮,世人忽略了孔家习武这个细节。 一秒记住www.bqg8.com


        

正因为是武者,孔家人才能直接从飞机上飞跃而下。


        

换成普通人,就算背上降落伞,也未必敢跳下来。


        

为首之人,名叫孔学靖,儒尊孔文佑之子。


        

孔学靖身为下一任儒尊,此刻被大家恭敬的称作文道亚尊。


        

此刻,孔学靖脸色铁青,双目之中满是愤怒。


        

父亲孔文佑被杀,此仇不共戴天!


        

孔文佑率先落地,然后是同样义愤填膺的孔氏族人。


        

“孔亚尊,你们来了!”


        

星极尊者立刻上前,一脸惋惜的说:“惊闻儒尊大人陨落,我等痛心疾首。”


        

“还请孔亚尊节哀顺变,避免伤心过度。”


        

“扛起龙国文坛的重任,落在了亚尊肩上。”


        

孔学靖对着星极尊者抱拳,道:“多谢尊者。”


        

星极尊者假惺惺道:“应该的!孔亚尊客气了,我师父懿文道尊,跟儒尊大


        

人乃是多年故交。”


        

“本人奉师父之命,率领武林同道,将杀害儒尊大人的凶手,围在了这北山之上。”


        

“现在孔亚尊来了,正好把凶徒交给你来处置。”


        

围在山上?


        

这老东西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叶擎天若是想走,没人拦得住。


        

星极尊者这么说,无非是给自己邀功,想要赢得孔家人的好感罢了。


        

“请苦主孔亚尊,代表被残杀至死的儒尊大人,处置凶手!”沙迪敖也跟着大声喊道。


        

孔学靖抬起头,舌绽春雷道:“天王,你可有话说?”


        

叶擎天表情自然,道:“儒尊惨死,我龙国失去擎天一柱。”


        

“本王心痛不已,但此时跟本王毫无关系。”


        

孔学靖保持着君子之风,咬着牙说:“毫无关系?”


        

“我父死在书房,临死前用手指蘸血写下‘天策’二字。”


        

“你,又将作何解释?”


        

叶擎天不卑不亢道:“与本王无关之事,何需解释。”


        

孔学靖面色一沉,旁边的沙迪敖插嘴说:“你这是推卸责任!”


        

“如果不是你叶擎天做的,儒尊大人为何写下天策两个字。”


        

“很显然,有人栽赃嫁祸。”叶擎天的语气依旧平淡。


        

星极尊者抬手怒指:“你是说,儒尊大人给你嫁祸喽?”


        

“姓叶的,你果然不把他老人家放在眼里。”


        

“明明是你杀人,却说成被害人嫁祸给你,简直厚颜无耻。”


        

孔学靖的表情越发冰冷,咬着牙说:“天王,你是不相


        

信我的话,是吗?”


        

“好啊,我这就让人拍下凶案现场的照片!”


        

“你亲眼看看,然后再跟我解释。”


        

叶擎天摆摆手,说:“不用了!”


        

“怎么,肯认罪了?”孔学靖咬牙切齿道。


        

叶擎天摇头说:“本王是说不用拍照片,我已经看过了。”


        

“看过了?”孔学靖一怔。


        

叶擎天抬手指向星极尊者,说:“不光本王,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过了。”


        

星极尊者解释说:“正是本人,把照片作为证据,发给大家看的。”


        

“然后我率领大家,强行留下凶徒,不给他畏罪潜逃的机会。”


        

还在不要脸的给自己贴金!


        

强行留下!


        

若非叶擎天自愿,谁人能留下他?


        

孔学靖对着星极尊者和众人抱拳,由衷道:“多谢各位武林同道,为我父亲之事出力。”


        

“孔家,感激不尽。”


        

沙迪敖赶忙上前一步,说:“孔亚尊客气了,我们都十分敬重儒尊大人。”


        

“为查清他的死因出一份力,是大家应该做的事情。”


        

“为儒尊大人报仇雪恨,更是义不容辞之事。”


        

众人纷纷附喝,争抢着在孔家人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孔学靖再次对着星极尊者抱拳,说:“我可以看看照片吗?”


        

“当然没问题。”


        

星极尊者掏出手机,说:“我发给你!”


        

孔学靖说:“不用这么麻烦,我直接看你手机上的原图就行。”


        

星极尊者很爽快,把手机递了过来。


        

“谢谢!”


        

孔学靖在这种情


        

况之下,仍旧不忘道谢。


        

由此可见,圣人之家的良好品质。


        

随着图片被放大,“天策”两个血粼粼的大字,呈现在孔学靖面前。


        

“天王,你还有何话可说!”孔学靖举起手机,怒声斥问。


        

叶擎天仍旧面不改色:“和本王无关,自然无话可说。”


        

沙迪敖怒气冲冲道:“好你个叶擎天,证据确凿就摆在面前,你还敢抵赖。”


        

叶擎天冷声道:“仅凭一张照片,你们就说人是本王杀的。”


        

“本王有不在场的证据,需要拿出来给你们看吗?”


        

“先不用说儒尊大人的具体死亡时间,免得有人说本王临时捏造不在场的证据。”


        

“本王可以提供从昨天上午,到今天上午,二十四小时的行程,以及随行人员的证明。”


        

众人冷笑,显然不信。


        

但是,有人信了。


        

不是别人,正是星极尊者。


        

他比谁都清楚,孔文佑不是叶擎天杀的。


        

若是真让叶擎天拿出不在场的证据,还如何将其定性为杀人凶手?


        

不行!


        

绝不能出现这样的结果。


        

星极尊者马上说:“就算不是你本人做的,也是你派人痛下杀手。”


        

“否则的话,儒尊大人不可能写下‘天策’二字,用来指证凶手的身份。”


        

“众所周知,你身边拥有诸多高手。”


        

“随便派出去一个,就能轻松执行杀手任务。”


        

是否坐实叶擎天亲自杀人,并不重要。


        

把脏水泼在他身上,便可达到目的。


        

你能证明自己不在场


        

,总不能证明天那么多的手下,都不在场吧?


        

只要有一个人无法证明自己,你们就休想洗脱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