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祖请解毒之九千岁的神秘小娇妻 > 45,雨夜
夜间

45,雨夜

        

“啊!”肖惜忽然惊醒,缩成一团,抬手摸了摸怀里,她大声惊叫起来:“悯儿,悯儿呢?悯儿……”


        

这情况只发生在片刻之间,白酼锋睡眠很浅,只有在和肖惜在一起时,他才会睡得稍沉些,听到了肖惜的动静,他立马坐起身来将肖惜抱在了怀里,可他还没有抱紧,就被肖惜挣扎开了。


        

挣脱了白酼锋的怀抱,她赤着脚下地向着外面跌跌撞撞的跑去口中不停的叫着:“悯儿……今儿个我怎么就叫悯儿独自在偏殿睡了呢,悯儿,是姨母不好,悯儿,悯儿……姐姐,你一定要护着悯儿,别让悯儿出事啊,这是你唯一的孩子。悯儿……姐姐……放我我下来……”肖惜忽然感觉到身体失重横了过来,剧烈挣扎起来。


        

白酼锋见状忙安慰肖惜:“惜儿,莫怕,是我,白酼锋。你先在床上呆着,我去偏殿将悯儿抱过来。你在床上坐着等着我,将悯儿给你带回来。你这样子出去会出事的。等我,好不好?”


        

听着白酼锋的声音,肖惜渐渐安静下来,缓缓开口声音里再也不复往日般张扬肆意,只有满满的惶恐和哀求:“求求你,一定要将悯儿给我,她是我姐姐唯一的孩子了,求求你,皇上……”


        

“放心,不会有事的。”白酼锋此时异常严肃,心中带着一丝丝愧疚,深深地愧疚。肖家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若是早知道今日有暴雨,他就不该哄着悯儿去偏殿,更不该磨着哄着肖惜同意了。


        

白酼锋疾步来到偏殿,就看到昌嬷嬷,月嬷嬷焦急的守在里间门口,不停的向里张望。


        

“悯儿小姐呢?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白酼锋怒道。


        

“皇上?!老奴参见皇上,皇上息怒,悯儿小姐在里面,她根本不让人进,老奴二人也是担心强行进去惊着悯儿小姐,现在肖嬷嬷和东芹在里面呢。”二人见来人是白酼锋,慌忙跪地解释。


        

她二人说话间白酼锋已经迈进了里间,肖嬷嬷焦急的哭声,一道小奶音痛苦低哑的闷哼声,还有一道清脆的童音与外面的暴雨声交织着。


        

察觉到了有人进来,两只黑虎发出警告的低唔声。 一秒记住www.bqg8.com


        

“悯儿,是姨夫,姨夫掌灯了。”说话间,白酼锋已经将墙上挂着的琉璃罩拿下来,并用旁边放着的火折子将蜡烛点燃。


        

黑暗被驱散,白酼锋眨了眨眼,见肖嬷嬷站在不远处焦急的哭着,可是两只黑虎就是紧紧的守着悯儿不让她靠近,泛着森寒光芒的利爪放在床边,呲着牙盯着门口与窗子。东芹则是跪在悯儿的身边,原本纯白的里衣此时挂着片片鲜红。


        

白酼锋轻轻的靠近床:“悯儿,是姨夫,莫怕,姨夫护着悯儿,来,悯儿,来找姨夫来,姨夫带你去寻你姨母去,莫叫你姨母担心。是姨夫不好,不该叫悯儿独自睡在这偏殿的。”


        

“姨……呼……”悯儿原本软糯的小奶音此时充满痛苦,不停的颤抖,只这一声就让白酼锋的心揪了起来。


        

“姨夫在呢。姨夫抱着悯儿去正殿寻你姨母去,来,悯儿莫怕。”白酼锋伸出手去抱悯儿。


        

东芹赶忙用尽全力艰难的将悯儿抱起,递给了白酼锋。


        

奇怪的是,无论如何都不让肖嬷嬷靠近的两只黑虎,居然只是在白酼锋接过悯儿的时候发出了警告的低唔声而已。


        

白酼锋抱紧了悯儿转身离开,两只黑虎忙起身跟上,锐利的眸光紧紧的盯着,生怕他会伤害悯儿似的。


        

正殿里,肖惜已经坐在床上等的不耐烦了,心中的恐惧逐渐在放大。这时候,白酼锋紧紧抱着蜷缩成一个小肉团的悯儿进来了,他的身后还跟着两只黑虎。肖惜忙起身下地赤着脚跑到白酼锋的身边抱过悯儿。


        

就在肖惜将悯儿从他怀里抱走的那一瞬间,白酼锋忽然感觉到身后的两只黑虎似乎也松了一口气。


        

“悯儿发了高热,皇上救救悯儿,悯儿发了高热,她还这么小,会没命的。皇上……锋郎……”肖惜抬头,无助哀求夹着些希冀的眸光对上了他的视线。


        

他心中忽然一痛:“没事的惜儿,我这就让人去找御医,悯儿不会有事的。你放心,你先赶紧回床上,若是你也病了,你该怎么照顾悯儿,对不对。乖,回床上乖乖呆着,莫叫我为你担心。可好?”


        

肖惜乖乖的抱着悯儿坐回了床上,他给两人盖上被子,然后心疼的问:“惜儿,你可有不适难受的地方么?”


        

“如之前每次一样,就是心口憋闷,心慌的厉害。”肖惜看着白酼锋摇了摇头,又低下头来看着悯儿。


        

“御医怎么还没来,悯儿的脸色又白了几分。悯儿你可莫要吓唬姨母啊。”肖惜正说着。


        

丛集浑身湿漉漉的就拎着一个比他更湿的人进来了:“皇上,皇后娘娘,御医来了。”


        

丛集好歹有人给打着伞,这御医可是一路淋雨,听到了丛集的声音落下,立马冲着自己正对着的方向跪了下来:“臣太医院院使景高轩叩见皇上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白酼锋无语的看着向着门口叩头的景高轩,抽了抽嘴角,走上前,一脚踹在了景高轩的屁股上:“朕在这儿,你跪反了,平身平身,快给皇后和悯儿看看。”


        

“是。”景高轩转过身又叩了一个头之后才起身。


        

外面,暴雨倾盆,直到天空泛白才收了势,大亮时才彻底停了下来。


        

白酼锋照例去上朝,早朝结束后,白酼锋将肖凌肖泰还有肖赤三人留了下来。白酼锋带着三人返回皇后宫里的时候,悯儿才刚刚好些,睡得正熟。


        

“惜儿。你可睡了?”肖惜床边,白酼锋弯腰贴上肖惜的脸颊。


        

“别闹,悯儿刚睡下,”肖惜摇了摇头。


        

“朕叫来了肖凌和肖泰,还有肖赤,你们聊。”白酼锋在肖惜身边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