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招了个赘婿 > 30 崔家宴会
夜间

30 崔家宴会

        

化完妆从另一个没开着理发店的门出去,找到杨小诗,对方也只是夸她漂亮,造型做的好。


        

白雪瑶这才放下心来,问她:“崔伯伯喜欢什么礼物?”


        

“我爸妈给我准备的是一个小把件儿,据说他喜欢一些上了年头的老物件儿。”


        

“古董?”


        

“并非古董,而是一些近现代的,怀旧的物件儿,”杨小诗想了想,打开手提袋给她看,里面是一个老式的鼻烟瓶,“大概是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常见的东西,现在已经很少生产了。”


        

白雪瑶想了想,开车去了旧货市场挑了一座带玻璃罩的旧马灯。


        

两人各自开车,由杨小诗带路到崔家定下的酒店。


        

因为挑礼物耽误了一些时间,两人到的时候宾客已经来了许多。杨小诗指给她看,坐在大厅里笑得一脸和善的老者,就是今天的寿星崔伯伯,崔志钊。


        

酒店装饰得比以往更加富丽堂皇,高高的圆顶上挂着精致的水晶吊灯,柱子上墙壁上四处贴着“福寿”的字样,丰盛的自取餐桌已经摆好。桌上是香槟色烫着金色寿字纹的台布,椅子是同款的罩子。


        

白雪瑶又习惯性地抬头环视四周检查——


        

火灾报警探测器,有。 一秒记住www.bqg8.com


        

手动火灾报警按钮,有。


        

火灾声光报警器,有。


        

消火栓,有。


        

地板防滑处理,有。


        

很好,这个宴会回很安全,她放心了。


        

“崔伯伯,生辰快乐,长命百岁!”杨小诗拉着她走向主位,递上自己的礼物,“知道崔伯伯什么都不缺,送了个小玩具,崔伯伯不要嫌弃。”


        

“是小诗呀,咱们两家还送什么礼物,”老爷子乐呵呵地回应她,“小诗又长高了,也变得越来越漂亮了。”


        

“崔伯伯又说笑了,我都多大了,还长高。”


        

“哈哈哈,你小时候最爱听人家夸你长高,现在反倒不认了。”


        

“崔伯伯~”杨小诗撒娇似的撅起嘴,“崔伯伯,给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白雪瑶。”


        

“崔伯伯好!”白雪瑶也递上自己的礼物,“听小诗说您喜欢收藏,就选了座马灯,祝愿无惧风雨,一灯长明!”


        

“好好好,”老爷子很是满意,笑着说,“你是白家的千金吧,来给老头子过寿辰,老头子高兴得很。小诗,招呼好你朋友,玩得开心。”


        

“知道了,崔伯伯。”


        

两人又冲着寿星行了个万福礼后离开。


        

此时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宾客们正三五一群地凑在一起聊天。个个都把酒言欢,笑容满面,也不知道有几分真几分假。


        

白雪瑶两人的到来,也引起了一众女宾的关注。


        

“杨小诗旁边那个女人是谁?”


        

“长得真漂亮,是不是哪个明星?”


        

“只听说杨小诗之前和一个小歌星走得近,不过这位瞧着不像。小明星可没这派头。”


        

“穿的是莉莉娅家高定,手袋是小羊皮的,首饰是Elinna工作室的,鞋子是鳄鱼的......”有位自称时尚圈达人的太太和众位姐妹科普,“就这一身行头,少说也得两百万!”


        

“杨家丫头这个朋友可不简单,是江城市圈子里吗?”


        

“没见过。”


        

白雪瑶和杨小诗到了一个休息处,坐下开始闲聊。


        

有些女士参加宴会时,在宴会开始之前还是不敢坐的,就怕弄皱了礼服,到时候失礼。也有些是租借来的礼服,为了好还回去,整个宴会都是站着的,偶尔找机会去洗手间或休息室换下礼服才敢休息一会儿,又不敢多歇息,生怕错过了什么。


        

所以,在宴会上弄脏别人的礼服,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


        

白雪瑶不在意,因为这衣服是二姨给选的。杨小诗则是有种拿别人钱买东西的感觉,衣服皱不皱都不心疼了,反正穿过一次也不会穿第二次。


        

白雪瑶问侍应生要了一杯白葡萄酒,毕竟今天穿的米白礼服,也担心早早洒上污渍。


        

“你不去找熟悉的朋友?”


        

“没什么朋友,”杨小诗取了一些水果沙拉过来,“和那些人虚与委蛇,还不如在这里陪着白小姐你。反正,是朋友的,我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来找我。”


        

话虽这么说,可杨小诗坐得一点都不安稳,眼睛总在四处看着什么。


        

“找梁振天?”


        

“没有。”杨小诗一口否决。


        

“你爸妈不来?”


        

“他们晚些到,先前和崔伯伯打过电话了,到了也不怎么露面,不喜欢这种场合。”


        

白雪瑶若有所思点点头。


        

一般来说,宴会上总是会发生一些狗血的男女互撕名场面,也是男士们英雄救美,一见钟情的最佳地点。喝醉酒走错休息室这样的操作,更是屡见不罕。


        

就目前这个时间段来说,往往会出现一些智障配角出来挑衅别人,然后被打脸。


        

想看戏,但她又不太希望今天出事。因为要保持高冷的冰山美人人设,她怕忍不住去怼人。


        

可惜,希望不能成真。


        

没多久,梁振天带着模特儿楚星辰出现了。楚星辰也终于不再是小白花打扮,换了一身很有气场的造型,引得众人频频瞩目。


        

杨小诗瞧着更加坐不住了。


        

白雪瑶扫了她一眼,语气淡淡:“你该不会主动冲上去被人羞辱吧?”


        

杨小诗不自然地笑了笑:“不会。”


        

“等着吧,有人打头阵。”没看见坐不住的不只她一个嘛。


        

看来这位梁公子在这个圈子里还挺受欢迎的。


        

梁振天独自给崔老爷子送了礼物,并没有介绍楚星辰的意思,摆明了楚星辰就是一个女伴而已,做法还算明智。崔家人本来还有些不高兴,但看到他这么做,接待的时候脸上才戴了笑容。


        

他这么做,聪明人就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但还是有几个姑娘只看着梁公子搭在楚星辰腰上的手臂愤愤不已。


        

“瞧见了吗?”白雪瑶问杨小诗。


        

“什么?”


        

“梁振天没和崔伯伯介绍那个模特儿,她也没给老爷子送礼物。”


        

杨小诗若有所悟。


        

“看来,梁振天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白雪瑶说,“今天他没有向着你,可能因为他的目标不是你。”


        

“可能?”杨小诗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字。


        

“看戏吧,好戏要开场了。”


        

楚星辰身上穿的礼服确实也是大牌高定,但色泽已经有些淡了。手里的包是限量款,但同样也有些老旧。一身行头穿起来虽然气场十足,但一瞧就知道有股子舞台范儿。


        

这一切都向众人传递着一个消息,那就是,没背景,好欺负。


        

然后,隔壁桌的一位千金就上了。


        

“梁大哥,你怎么才来,这是哪家的千金啊,这么漂亮!”穿着淡黄色礼服的女孩约是十五六岁的样子,还有些婴儿肥,笑起来也带着几许娇俏。


        

“蓁蓁呀,”梁振天转身看到女孩,也是满脸带笑,“许久不见了,伯父伯母还好吗?”


        

“我爸妈好着呢,你怎么不问问我?”女孩踮脚比划了一下身高,“瞧,梁大哥,蓁蓁快要到你肩膀了!”


        

“是啊,蓁蓁又长高了。”


        

“可惜,没有这位姐姐高呢!”女孩顺利把话题扯到一旁的楚星辰身上,带着点天真地问,“你是哪家的姐姐呀,可以告诉蓁蓁,怎么样才能和姐姐一样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