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夏云生 > 第九章 风雨将至
夜间

第九章 风雨将至

        

在医馆里闲散了好几日,初夏觉得自己浑身都沾满了药香。


        

闲来无事的时候,她喜欢躲在连着前厅的大门后面,看人来人往的病患来取药,有些症状凶险,直接晕倒在医馆门口,都是常事!


        

那蛇毒门诊是最红火的,满脸病容的人们争先恐后地往里挤,还要有几个人专门在外面维持秩序,看得初夏这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难道为了金钱,为了利益,真的是连命都不要?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忽然传来了阵阵马蹄,初夏探着脑袋往外看。


        

三匹浑身棕毛的骏马缓缓停在了医馆门口,为首的是个妙龄女子,身后跟着一男一女,都是青年模样,看身段,像是有些功夫在身的。


        

为首的女子穿着十分简单,靛青色的锦袍外面罩着一件极其朴素的白褂子,面容也清秀得很,脸型有些长,眼睛也是细细窄窄的。


        

秦掌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口候着了,那女子下了马,秦掌柜马上伸手去扶,然后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


        

一行人马上往内厅走来。


        

初夏赶紧跑回了茶室,装模做样得端坐着,一边小声喊着堇尘的云生的名字,让他们都快些过来。


        

堇尘正在一旁的书房闲逛,这些日子他好像除了煮菜,就是翻看些医书,听间初夏的声音,没有多想,放下手里的《蛇族内经》就走了出来。 首发尽在www.bqg8。com


        

迎面刚好碰上风尘仆仆的女子,在秦掌柜的引领下往内厅赶。


        

那女子的目光在堇尘脸上停留了一会儿,眼眸里似有星光闪过,眉毛轻轻往上扬起,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往常的神色。


        

文洲也恰好在这个时候赶了回来,不过他不喜欢走正门,而是从天井上空直直落了地,似乎格外喜欢从天而降。


        

女子对着文洲莞尔一笑,唤了声:“文洲叔叔!”


        

初夏也猜到了七八分,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女子肯定就是师傅口中说的希恬了!


        

“都说了,别叫我叔叔……”文洲皱着眉,将卷起来的袍子甩了甩,整理一下仪容:“听着怪老的……”


        

秦掌柜与希恬的随从纷纷行了礼,就退下了。


        

文洲领着希恬,还有从书房里走出来的文洲,一同在茶室坐了下来。


        

云生刚刚还缩在茶室的阳光房里睡觉,听到了动静,这才懒懒得舒展着身子,化成人形走了过来,张口就问初夏要杯水喝。


        

“叔叔要登岛?”希恬端坐着,面上露出孩童般的笑颜。


        

文洲点了点头,朝希恬介绍了一行的其余几人,初夏十分礼貌地跟这个族长妹妹打过招呼,云生也是挤出了一丝礼节性的微笑。


        

介绍到堇尘时,希恬双眉一皱,差点将手中的茶杯都打泼了,嘴里呢喃道:“看面相,果然是赵家的人……”


        

本来这一路,堇尘还是希望用季昭的名号做些遮掩,谁知道文洲这老狐狸丝毫不给面子,无论是谁,都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全盘托出,弄的自己在这妖兽的地界十分尴尬。


        

希恬收起了情绪,缓缓地说:“我从北边一些过来的,那边已经刮起了风,以我的经验,不出三日,台风便会来!”


        

云生像是听到了天大的好消息,他原本就不喜欢混在人族堆里生活,这医馆更是每天都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搞得他十分不畅快。


        

最主要的是,不能化成狐狸,就没办法同初夏亲近。


        

文洲仰起头,心中飞速盘算了一下日子,若是还有三日,手里的幻境应该造完了,他自从住在这医馆之后,便一直在暗中修改一个幻境。


        

蛇岛的入口极其隐蔽,登岛之时也是难得的契机。


        

他一直在思索,找个什么时间将幻境抛出来,思前想后,登岛那一刻,应该颇为合适,神不知鬼不觉。


        

本来那个幻境是单独留给初夏的,那是很早之前就跟蛇族族长沟通过,谁知半路又杀过来一个堇尘,文洲为了修改幻境里的主线,让堇尘也能试炼一番,着实废了不少精元。


        

希恬回来之后,医馆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忙碌,虽然她只有在极其棘手的病患面前才会出手,但整车整车的药材迎来送往,清点数目,她都是亲历亲为。


        

眼看着登岛之日就要到了,希恬这次也会跟文洲他们一起进入蛇岛,初春时节,蛇岛的药材虽然也不多,但眼看着珏城的病患受苦难,希恬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


        

云生看着那蛇族的小姐姐整日忙忙碌碌的身影,一边嗑瓜子一边跟初夏埋怨着:“分明是那些臭不要脸的人族活该,都不知道那青蛇姐姐忙着救人,图些什么……”


        

话刚落音,又觉得说错了,不该在初夏面前,将人族一棍子打死,看着初夏不太理他,便不敢再接着说下去。


        

希恬回来之后,对堇尘还是格外防范些,不过堇尘也是识趣的人,自从主人归家以后,书房便不再进去了,那些看了一半的医书都悬在了那里。


        

闲来无事只能去前厅的问诊室旁听,几日下来,对蛇毒的来龙去脉竟然也摸透了七八分,照着医师的模样,心中暗暗学着开药解毒,有些拿不准的,还会乘着文洲在的时候,里里外外问个清楚。


        

又过了几日,天气果然阴了下来,不过一晚上的功夫,前些天的艳阳高照瞬间被连棉的阴雨笼罩了。


        

跟内陆的风雨不同,靠着海边,从深海里席卷而来的狂风吹得格外强劲,夹杂着些许腥咸,乌云遮天蔽日。


        

原本开始变暖的天气,因为一场台风,气温又低下去不少,都被初夏收起来不准备带上蛇岛的夹棉衣服又被翻了出来。


        

午饭的时候,文洲把所有人都叫到了一起,当然,希恬和秦掌柜也都来了。


        

希恬虽然自小就在人族的地界生活,但吃东西的口味依然是与生俱来的,无论多少年都改不了,自然跟文洲他们一样,简单吃了几口鱼虾,就开始喝些青梅酒了。


        

酒过三巡,餐桌上的气氛尚且一团和气,秦掌柜一直在给初夏和堇尘夹菜,生怕怠慢了这两个重要的人物。


        

“文洲叔叔,你们做好准备,今夜天黑之后,我们就准备登岛吧!”希恬抿了一口杯中清爽的青梅酒,打开了话匣子。


        

文洲点了点头,也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望着窗外狂风肆虐的场景,心里还在盘算着刚刚修改完的幻境。


        

这蛇岛他也很久没进去过了,往时最多在希恬这里取些药材就回去,有什么事情也都有希恬代为转达,这一次登岛,但愿一切都能如他所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