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爷的华娱 > 第十八章 破触
夜间

第十八章 破触

        

“你就吓我~”


        

黎若迪脸气得通红:“你什么居心?!”


        

韩错笑着拉着她躺回来:“善始善终嘛,第一天你叫我一起住,不过那时候你还不适应,高原反应严重。明天就走了,最后一夜我们有始有终是吧?”


        

“滚!”


        

黎若迪手脚并用踢他:“回你屋睡去。”


        

韩错也不挣扎,拿着手机继续播放下载的狼叫:“嗷呜~”


        

“呵~”


        

黎若迪气笑了,韩错凑过去:“我用力三次漱口水,刷了两次牙。回内地我就去整牙洗牙。然后找个造型师好好给我弄一下造型。”


        

黎若迪嗤笑:“你啊,没那个底子。怎么弄都是猥琐老男人。”


        

韩错恩了一声:“总比不弄好。我从小到大包括年轻的时候都没如同一个男孩一样爱美爱打扮过自己。奔四了全都找回来了,真的是叛逆期来得晚。”


        

“tui~” 首发尽在www.bqg8。com


        

黎若迪啐他。


        

韩错随手把灯关掉,黎若迪抱怨:“你干什么?你敢侵犯顶流啊?报.警你就估计三年起步了。”


        

“无期都值了。”


        

韩错手不老实,黎若迪也随手抵挡。


        

两人跟在被窝里打咏春似的。


        

“你不是花生米吗?”


        

黎若迪支撑,韩错恩了一声压过去,此刻黑暗中的黎若迪就显得柔弱很多。


        

“我最擅长膨胀了。而且最近自信心找回来,发现这方面也有改进。再说这一周我都没碰过自己,状态应该不错。腰也不疼了。”


        

示意黎若迪,双手攥着她手腕压着她:“都是第一次,没有对比就不会有伤害,慢慢研究。”


        

黎若迪嗤笑:“我,顶流,女神,你确定会是第一次?”


        

韩错一愣,放开黎若迪起身开灯:“那就算了,非处不要。”


        

“你去死吧你!”


        

黎若迪踹他后背坐起:“赵霁月就是生孩子都继续粉,果然是本命吗?”


        

韩错疑惑:“这时候你提她?我和她就是工作关系,而且人家是真正有代表作爆款剧的顶流,你只是能红一阵的小明星,当然不一样了是吧?”


        

“呵~”


        

黎若迪笑了:“你都这时候了,还能晒脸怼人。不说花言巧语把人骗到手再说?怎么反传统反套路吗?”


        

韩错重新躺回去,轻轻抱着她:“我不会,也用不着。”


        

看着黎若迪的大眼睛:“你也不是这个性格。”


        

白天她对他说的话,此刻全都返回去。


        

黎若迪看着他,哼了一声。韩错随手关掉灯,这一次一切都顺遂了。但是这一晚没什么温馨的。


        

黎若迪说谎,其实她是。所以两人真的研究了好久,最后才成功。最后累够呛却不是因为时间长,是前奏太长。期间黎若迪都不耐烦说不行算了。


        

那韩错能特么算了吗?过这个村回到大城市真或许就没这个店了。然后终于老天不负有心人,都不错。


        

直到第二天早上,两人醒了也没起来。韩错揽着黎若迪,看不够。一个笔下都要跪舔的女主角,隔着屏幕见到过而已。


        

现实中就这样了,身材颜值一切好像都一下给得太满,他来不及去适应和消化。


        

然后只能用怼人缓解比如。


        

“你比我更丢脸。”


        

韩错揽着黎若迪:“我是条件不好找不到,而你条件这么好,年轻漂亮身材好还是顶流,居然也是第一次。Tui~”


        

黎若迪抬手给他脸一下,都这关系了更不用客气了。


        

韩错呵呵笑揉着脸:“听不了实话?我还没说完……”


        

凑到她耳边:“更丢脸的是第一次给我这么一个老loser,loser还算了居然还老。”


        

黎若迪轻笑:“是啊。而最丢脸的是,我是第一次,你自己没本事不够长还差点没得到。”


        

“我特么……”


        

这种激发男性最耻辱的话,尤其从女人说出口,韩错很暴躁。


        

“呵~”


        

黎若迪笑,拉着他示意:“躺下,不闹。”


        

韩错哼了一声忿忿躺回去。


        

黎若迪揉着他脸颊,轻声开口:“都有白头发了。”


        

韩错拉着她手:“什么意思?”


        

黎若迪出神片刻,开口道:“今天就要回去了,不管是在这放飞自我还是去掉束缚,但是回去就要重新回归到自己的角色身份和定位。这里发生的事就留在这里……”


        

“我去~”


        

韩错笑了:“只听说男人提裤子不认人的,女顶流也这样的吗?”


        

黎若迪咬着嘴唇:“你知道我的,而且现在我也不好……”


        

“我知道。”


        

韩错打断,语气轻柔抱着她:“我比谁都知道,你现在事业上升期。而且还想要拼个爆款代表作。而且你也不想塌房翻车,我懂的。”


        

黎若迪想了想:“我真的很难有爆款了吗?”


        

韩错开口:“这种事看命的。不过现实问题是,或许你太火了。你的任何影视剧,你自身的人气高过这部戏的关注度和热度,那也挺尴尬的,就是消费你的个人……”


        

“我清楚。”


        

黎若迪点头。


        

韩错笑着抱着她:“对,你说什么我都知道,我说什么你都清楚。咱俩也挺般配的。”


        

黎若迪没否认,只是笑:“希望回归圈内我们身份定位你还能有这个自信。”


        

韩错嗤笑:“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年纪越大经验越丰富,然后人脉资源作品也会越来越多。你也就这几年了,抓紧时间嚣张,之后等你过气了,要不要你还是看我心情。”


        

“哎呦~”


        

黎若迪看着韩错:“对了团队的事……”


        

“你能不能别这么现实?”


        

韩错皱眉:“昨晚刚发生关系,早上这么温馨的时候你谈工作?谈我为团队为你做的贡献?”


        

黎若迪询问:“不然还能谈什么?你根本也不行,我只能靠工作转移分散精力和苦闷。”


        

韩错眯着眼睛:“你不如再找男公关给你补足吧。”


        

黎若迪轻笑:“这得韩编剧介绍。你出入会所一次两个。熟门熟路的……”


        

韩错开口:“现在你信了,我根本没做过。”


        

黎若迪忍着笑:“真可悲的老男人,靠自己不行自证清白。”


        

韩错恩了一声:“不行的老男人你都同意他进来,谁更丢脸?”


        

“你要死!”


        

黎若迪直接扑过去捶他,韩错呵呵笑:“你看谁吃亏是吧?和男人开车你也真是……”


        

“滚~”


        

黎若迪推着他:“回去洗澡,白天要回去了。还要告别呢。”


        

韩错掀开被子,看着被单的血迹。


        

要说自己写了十年小说,后来华娱几乎每本都有她带血床单。这一次居然是真的。


        

“看什么?”


        

黎若迪倒是没有太多伤害的模样,踢他一下。


        

韩搓感慨:“来了一趟西臧,我爱这个地方。来的时候都是男孩女孩,回去的时候已经是男人女人了。”


        

“呵~”


        

黎若迪看着他:“男孩?要脸吗?”


        

韩错只是笑,随后就回去了。穿衣服洗澡洗漱之后收拾行李。或许成年人的世界真就是没有那么复杂。不像书里写的又温存又这个那个的。反正就是好像正常继续起床吃饭收拾东西装车告别。


        

一路到拉萨,坐飞机回到内地。


        

只是这次关系不一样了,韩错也戴口罩。这次连保镖都没带,所以只是韩错而已。在苝京机场下飞机就有粉丝接机拍照,薛双也早早等在那里带着团队接送。


        

黎若迪很礼貌的和粉丝挥手,薛双有意无意透露小迪这一周去了西臧做公益事业。


        

这个当然是故意透露的,希望就是通过粉丝宣传一下。不需要多大动作,至少以后网络上可以查到路透和记录就好。不能算是炒作。


        

“辛苦了。”


        

保姆车内,重新回到城市内,韩错也有点感慨。不过他在“外人”面前也是不动声色的。


        

倒是薛双客气开口,黎若迪已经摘下口罩:“谁辛苦啊。”


        

看着薛双:“你派他去是派对了,人家连高原反应都没有。”


        

薛双惊讶看着韩错,韩错呵呵笑。


        

“真的假的?!”


        

薛双是去过的,所以她肯定感受到那份难受。尤其更难受的是她和黎若迪一样难受,但她还得去照顾黎若迪。


        

所以很难理解谁都有的高原反应,为什么韩错没有?


        

“是一点都没反应吗?还是症状轻?”


        

薛双还是不甘心。韩错早就熟悉这种情绪了,呵呵笑不说话。


        

黎若迪抱怨:“我就这么说,他一次氧都没吸过,一次药都没吃过。”


        

开车的徐彻和副驾驶的铁柱都愣住了。


        

铁柱回头:“韩编剧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韩错摇头:“没办法……我靠!!”


        

韩错突然坐起,看着黎若迪:“豆角还没到,咱俩都回来了。”


        

黎若迪也愣住,差点忘了这个事。失笑开口:“那就当请梁老师吃吧。”


        

薛双好奇:“什么豆角?油豆角?”


        

黎若迪笑,韩错皱眉:“人家顶流到了西臧想要吃东北油豆角。还得排骨炖。”


        

薛双惊愕:“你去那边就任性放飞自我了是吧?一个东北一个西南你玩人呢?”


        

黎若迪偏头嘀咕:“也不用他自己运过来。”


        

“行了。”


        

薛双开口:“既然回来就好好工作吧,之后还有各种活动。”


        

看着韩错:“你呢?”


        

韩错想了想,看着黎若迪:“我也回苝京新锐,好像林璇戚溪和赵杉何都回来了。”


        

黎若迪恩了一声:“去吧。有事联系。”


        

韩错答应着,薛双疑惑看看两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感觉……关系上,两人好像有了质变。


        

虽然看不出端倪,但直觉嘛。就是如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