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温家有娘子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秀才进村了
夜间

第二百七十一章 秀才进村了

        

迎亲队抵达庆安县的时候距离腊月十二还有几天时间,此时天地被一片雪白覆盖,没了旁的颜色,就算是府城看着也没多大稀奇的,再加上百姓全都躲在家里猫冬,也就被生计所迫之人才在路边摆摊,看着有些萧瑟。


        

卓明轩进了庆安县就撩开车帘,说什么都要看看外头的景致。


        

温元良拗不过他,只好让下人回去,速速取来大氅。


        

卓明轩还是第一次穿这种大氅,稀奇得很,好奇地追问道:“这是什么材质做的?穿着还挺暖和的。”


        

温元良下意识回道:“是毛皮,这件应该是兔毛,两层毛皮缝制,中间还加了羊毛,贴近皮肤的最里层用的是最厚实的绸布,御寒效果不错又轻便,岳父大人若是喜欢,就带几件走。”


        

卓明轩也没跟他客气,穿着暖和的大氅,戴着防风的帽子,兴匆匆地骑到马背上,有温元良陪着,心情好得不行,边走边看,速度慢得跟冬游似的。


        

蒋大义这暴脾气憋了几次终于憋不住,上前问道:“大少爷,你跟亲家公慢慢走,我们带大少夫人回温时初如何?”


        

温元良踟躇着看向卓明轩,询问道:“岳父大人,我们是要直接回乡下还是住在县城里面?”


        

“远吗?”卓明轩看看天色。


        

温元良道:“天黑之前应该能到。”


        

“那就去乡下!我也看看你是在什么环境长大的!”卓明轩不假思索地说道。 看小说上www,bqg8.com


        

蒋大义立马招呼后面的人跟上,大声吼道:“我们回村了!”


        

那口气听起来跟土匪回老巢似的,令人忍俊不禁。


        

卓明轩在温元良边上随口问道:“此人的气势看着不像一般的护卫,哪来的?”


        

温元良倒是没瞒着,直言道:“本来是漠北那边的将士,听说还是元帅的亲兵,战场上受了伤,脸上落了疤,钦差以此为由让他离开亲兵队,他赌气离开军营,回了老家才知道物是人非,人情冷暖,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后面成了我们家的护卫。”


        

听说是漠北的将士,卓明轩神色一肃,看蒋大义的目光多了几分敬重,不赞同地说道:“漠北的兵就是那凌霜傲雪的松,不折不挠,这种人若能收服,必定忠心不二,若不能,也别勉强,给些银子结个善缘便是。看此人的态度是对你们家有了归属,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卓明轩不加掩饰地欣赏让温元良激动了几分,咧嘴笑道:“蒋大义还是教我功夫的师傅呢!本来我是要改口叫他蒋师傅的,他不肯,说这称呼让他浑身难受,还是喊名字来得痛快直接。


        

他来我们家的时候一穷二白,身上的衣裳还打着补丁,啥也没有,后来成了我家的护卫,还是我娘给他张罗的亲事,如今有了娘子孩子,可不得对我们家有了归属!”


        

卓明轩怔了下,哈哈大笑,“还真是这么个理!这种运气还真是让人羡慕得紧!”


        

翁婿二人一边走一边聊,很快就到了浮山村村口,温元良让仪仗吹吹打打起来,这么大的阵仗才刚进村就把猫冬的村民给招出来的。


        

孙大丫抓了一把瓜子正要回去就碰见了这事,站在路上视线最好的地方踮脚看,一下子就瞧见了坐在马上跟卓明轩有说有笑的温元良,眼睛瞬间瞪圆了,瓜子一扔,撒腿往村子里跑,一边跑一边喊,“秀才公回来了,秀才公回来了!”


        

这温元良还没走远呢,连山脚下的孙家都知道他回来的消息。


        

李氏难得开了家门站在门口翘首以盼,顺便拽住孙大丫,没好气地训斥道:“都当祖母的人了还这么咋咋呼呼,冰天雪地的,也不怕跑急了给摔了!”


        

孙大丫可以不把旁人放在眼里,唯独不敢对李氏怎么样,在李氏面前气势都不自觉地弱了几分,期期艾艾地说道:“娘!我这不是太高兴了嘛!这可是我们村的秀才公啊!多亏了温家,这几年村子里可是娶了不少家境殷实的姑娘进来,再说了,村子里有个秀才,说出去多有面子啊!”


        

“有面子也不是你这么显摆的!跟个疯子似的!”李氏瞪了她一眼,毫不留情地怼了一句。


        

孙大丫忙认错求饶,“娘,我知道错了,您就别揪着我不放了,跟你说,元良可是穿着喜服敲锣打鼓回来的,估计是结亲回来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拜堂,啧啧啧......你说村里村外那么多人盯着呢!人家不声不响地就把事情给办了,这事传出去还不知多少姑娘要哭死过去呢!”


        

“混说什么!”李氏对这个没眼力劲儿的女儿算是彻底放弃了,连骂她都有些口不对心。


        

孙大丫却大咧咧道:“我可不是胡说!旁的不说,明义那个外甥女您知道吧,就是上次去温家,闹得很不愉快的那个,叫桃花,还有那个陶德仁的外甥女叫金桂好像,上回也去了,几个小姑娘闹红了脸,结果人温家一个都没看上,听说到现在还没嫁出去,做着白日梦呢!


        

当初元良考上秀才的时候可是马不停蹄跑了回来,结果吃了个闭门羹,别说温家了,连陶家都不让她们母女进去,这还没想出招呢!人元良都把未来的新娘子接进村了......”


        

话音刚落,迎亲队的出现在母女视线里,李氏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浅笑,同边上的孙大丫警告道:“嘴巴给我放严实一些,一会儿敢咋咋乎乎,看我不收拾你!”


        

孙大丫忙闭嘴,表示自己不说话了。


        

叶氏哄好孩子出来一瞧,跟着欢喜道:“娘,这大冬天的村子里难得有喜事,还是温家的,估计要热闹好一阵子了!”


        

“可不是!”李氏笑容深了几分,村子里的人最喜欢的就是凑热闹,更不论是温家的热闹。


        

骑在马背上的温元良这会儿也看见了李氏等人,当即朝她们招招手,提前过去问候道:“孙奶奶,婶子,大娘,天寒地冻的,你们怎么站在这里?”


        

“还不是为了等你这个秀才公。”孙大丫没忍住笑着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