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拯救男主 > 112.完结
夜间

112.完结

        

兵不血刃解决一桩大心事,方棋松了口气,鸿元把他转了个身,严肃道:“没看出来你这么喜欢我。”


        

方棋呵呵他一脸,骂一句自恋绕道走。


        

鸿元慢吞吞地跟在他后面:“嘴巴很厉害。”方棋顿了脚步,回头看他,鸿元摸他的眼角,道:“让我刮目相看。”


        

方棋不自在地抓抓腿,说:“也有你的功劳啦,不然我早挨揍了。”


        

鸿元:“……”


        

走出门口,看见走廊里有人你推我搡,还有几句低低的争吵声。应是听到了脚步声,那边声音登时静了,还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传来一声大大的嘘声。


        

“……”方棋无语了,朝声音来源处走,拐进前边关着的屋里推门一看,看到几个小道士鬼鬼祟祟藏在里面,穿麻戴孝,额头上和腰上都缠了一圈白布,自己的手捂住自己的嘴,呼吸都不敢大声,猛地看到有人过来,吓了一大跳。


        

这几个小少年还是熟人,打头的是雁文雁武小兄弟,方棋道:“你们……藏在这里干什么?”


        

几个小少年远远地行了个礼,垂头丧气道:“我们来收尸。”


        

方棋这才看清屋里的桌上放着包袱,敞开一半,里面是给死人烧的纸钱。


        

方棋简直无言以对,好半天才道:“你们修道的,还信这个啊?” 一秒记住www.bqg8.com


        

小少年严肃地说:“信则有,不信则无。”


        

方棋又好气又好笑,摆摆手道:“你们的师父师尊,怎么说也是得道的高人,不见得会死,烧的有点早了,先收起来吧。”


        

方棋说完就走,刚走出不远又想起一件事,又走回来,刚好撞见一群才到他胸口的小道士巴巴跟上来,看到他回头又猛地停住脚步,局促的看着他。


        

方棋沉默片刻,他对得道高人铁石心肠,对这几个孩子板不起脸来,尤其也是当爹的人了,潜意识想要多照应一些。方棋指了指大堂的方向,道:“你们也看到了,他们都进了梦境,今后的眼睛都瞪大点,把梦境石看好,不然那才是真该给烧纸了。”


        

当天在蒲江山过的夜,到了清晨准备回家,遥望东方,峰顶之上,烈火一般的红日从山峰间跳了出来,金黄黄的阳光铺了满山遍野。今天必定是一个好天气。


        

撇开这件事不谈,回到万兽森林之后,方棋在的地位可谓是青云直上。以前魔兽也怕他,可都是碍于鸿元才这么忌惮,但自从蒲江山之后,为被修真界诛杀枉死的魔兽说了一番话,说到魔兽心坎里去了,现在也算是自食其力,靠自己挣了点分。回到万兽森林之后走到哪里都有魔兽行礼,仿佛手持尚方宝剑,身穿黄马褂,在万兽森林横着走竖着走都行,活脱脱一个大霸王。


        

既然称得上是万兽森林的半个主人了,方棋就想去慰问一下被吓得吃草的臣属,但到了那儿一打听,那头叫均奇的熊牙兽早就不见了,据说是庙大放不下小佛,脸也跑出万兽森林,往修真界占山为王去了。熊牙兽在芸芸魔兽里能入方棋的法眼,不必多说那肚子上的毛毛是很有魅力的,不由颇为可惜。


        

但过了几天,方棋将计就计,想出来一个笼络人心的好办法。魔兽现在时不时跑来跟他嘻嘻哈哈,对鸿元还是讳莫如深,轻易不敢上前来,方棋想着人是鸿元吓跑的,不如去把它请回来还笼络民心,三顾茅庐嘛方棋胡乱的想,刘备也干过的。等把熊牙兽请回万兽森林,一定也对鸿元死心塌地。


        

这个计划不知怎么传了出去,在万兽森林这可是头等的新鲜事,嗖嗖嗖的在万兽神殿传开了,然后传出万兽森林,传到那只熊牙兽的耳朵里。结果计划还没实施,均奇就感动地哭着跑了回来==对方棋感恩戴德。


        

均奇同时带回来的还有修真界的消息。


        

在万兽森林外|围,几十个小道士急得团团转,委托魔兽往里面传消息,正好碰见均奇返家,他心情好也想着日行一善,尤其也能帮恩人一个忙。方棋大约知道是什么人写的,里面又是写的是什么,展开一看,果不其然。


        

雁文雁武说,入梦的修士状况已经很差了,从入梦的第二天便全身齐齐发起虚汗,过了几日,人明明就在那里躺着,可迅速变得衰老起来。这对于修士来说是非常糟糕的征兆,修为深厚到了一定程度,基本不会再老去,师尊虽然白发苍苍,但气色通常都很好。以前见过历劫受伤的,也只是吐血昏迷,还不曾见过变老的。可想而知在梦里受到可多大的折磨。


        

方棋算了算自从入梦到现在,时日也不短了,真的就没有一个能出来的?继续往下看,果然一个都没有。那群人蛇鼠一窝,要是真有修士解脱出来,也必然会想办法通知梦里人破解之法的。


        

到了如今,只能以外力强行破除梦境。信里说入梦这些天,就算留着一条性命,修为也大不如前了。小道士很守规矩,只怕擅自做主触底反弹,所以就算心急如焚,也强自忍着,特地来求情。


        

在信件的下面还画了几个小人跪在地上的图,小人脸上点了几滴墨点,这是眼泪了。


        

方棋:“……”


        

方棋拿着信件去找鸿元,为难地说小少年都是好孩子。鸿元说那就算了吧,方棋想了想,差人去回话,让他们再等三天,三天后放人。


        

从那以后,不少超级门派元气大伤,好在虽然镇派的宗师受到重创,各门各派的剑法和技术经验还在,门内弟子更有极高的天赋,全都后继有人,不至于沦落到二流门派。


        

除此之外方棋还有一个心结,鸿元不爱管事,每天摆弄花草,过的像个退休的老干部,听方棋说完沉默片刻,直说让他想做什么放手去就行了。修真界百废待兴,魔兽以前做的荒唐事也正好借此来弥补,遣出魔兽去帮忙修屋盖房,也趁此洗白万兽森林,不至于人人谈之色变。


        

晃眼又过了几个月,身后事都办妥当。方棋开始寻摸怎么回原来的世界去了,这里什么都好,就是无聊。


        

准备出发的时候,方棋先问了问小闺女怕不怕,小鸭嘴儿晃晃脑袋,还不知道要去哪里,嫩着嗓子问:“干嘛去呀?呲呲呲。”


        

方棋嫌弃的摸摸她的小裙子,说:“给你买好看的衣服去,还有小发夹,芭比娃娃洋娃娃,想要吗?”


        

小鸭嘴儿一脸茫然,抱着他脖子问那是什么。


        

方棋笑道:“去了就知道了。”然后看向鸿元,问他:“你怕不怕啊,什么心情啊?到了那边你可得听我的啦。”


        

鸿元看他一脸得意,配合地应了一声。


        

阵法开始有柔柔的光亮起,方棋反倒紧张起来,一瞬间想起许多事,拍腿说忘了去看望修真界的老家伙们,临走前没能去添一发堵,太遗憾了。


        

鸿元道:“你能坐在这里,他们居功至伟,您消停会吧。”


        

方棋撇撇嘴,什么居功至伟,他们选中那么多人,只有我看完了过来的好吗,不就是给他们开了个头而已嘛。


        

想着想着他冷静下来,心却跳的飞快,他想起不久前鸿元说过的一句话,当时把他起了半死,但那时百事缠身,虽然记在心里,却一直没想起来问。


        

现在答案……露出了一个角。


        

他当时说,就算有罪,也是功大于过……功大于过的功,和他方才说的居功至伟的功,是不是指的同一件事情?


        

方棋心扑通扑通跳,小鸭嘴儿等得不耐烦使劲晃他的脖子,鸿元侧头警告她一句,小鸭嘴儿蔫蔫的趴在他身上。鸿元说的没错,本来积郁在心里的不忿散了大半,那些老家伙们,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让他们相聚在一起,给了他一家人,也算是功德一件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