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爱我到永远 > 夏茗生日
夜间

夏茗生日

        

其实我挺意外的,夏茗今年的生日,竟然邀请了宋晓。更出人意料的是,这次生日宴是顾翰默主办的。


        

我对他们三个人关系的认识,主要靠星鑫其他员工,三言两语的描述,那么多人的话,到我这里竟如出一辙。


        

宋晓是因为夏茗进入娱乐圈的,还有,宋晓和顾翰默一早就认识的。


        

那天是S市今年夏天下的第一场雨,绵绵细雨,宋晓开着自己的黑色轿车,进入了“繁华盛世”地下停车场。


        

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我看着下大的雨,贴心地为宋晓撑伞。


        

本来这场生日宴,被邀请的只有宋晓,而我是个例外,大概是顾翰默后来了解了那天的情况,感谢我对夏茗仗义相助,特意请了我这个无名小辈。我心道万幸,不然我因为担心宋晓跟过去,就会被别人笑称成“保姆”的。


        

这场生日宴,真是声势浩大,我进“繁华盛世”时,看到很多,陌生却又穿着不菲的业界明贵,在门前下车。


        

他们都是来参加夏茗生日宴的,因为我们手着完全一样的请柬。


        

可是我没有看到艺人,除了宋晓,我开始怀疑顾翰默别有居心,借着是夏茗的生日宴,故意给宋晓难堪。


        

可是宋晓看上去不以为然,有人同我们打招呼,他都笑着应下。


        

“繁华盛世”这家五层酒店,倒是不同于其他酒店的金碧辉煌,奢侈霸气,这里更像是休闲场地。 首发尽在www.bqg8。com


        

后来进了电梯以后,我从别人那里听来,原来“繁华盛世”属于顾翰默私有,专门招待自家的亲朋好友。


        

我心里愤恨,再多的钱,再大的能耐,也不会好几辈子都拥有。


        

随着电梯抵达顶层,我才见识到顾翰默的交际圈广泛,不能用广泛来形容,要用……无边际来形容。


        

好多人……


        

宋晓接过一杯香槟,轻抿一口,放在桌上,递给我一杯果汁,然后偏头对我说,“颜末,我离开一下。”


        

“大宋,夏茗她是很好,可是你还会有更好的选择的。”


        

“我知道。”


        

“大宋,冲动是魔鬼,你别做傻事。”我害怕他掀桌子,虽然我不了解他们的爱恨纠结,但是我做了最坏的设想。


        

“……”宋晓似乎不想离开了,他用“你就会无理取闹”的表情看着我,我心里却奇异地安静下来。


        

“你去哪儿,我陪你。”


        

“卫生间。”


        

“……早去早回。”


        

“是颜末小姐吗?”


        

“啊,对。”没过多久,我从大老远就看到顾翰默,朝我走来了,讲真的,他的走路姿势很潇洒帅气。


        

“您好,我是顾翰默。”


        

“您好,颜末。”


        

“听说颜小姐是星鑫的新经纪人?有些,大材小用,因为,那晚见不得有人恃强凌弱的样子,就值得让人称赞。”


        

“别这么说,夏茗小姐是宋晓的广告搭档,帮助她是分内的事,是为了她好,更为了我家宋晓好。”


        

顾翰默点点头,“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我都应重谢颜小姐。”


        

“我不要钱。”


        

顾翰默笑语,“你们娱乐圈的事,我不太懂,但是,我知道你是姜盛的粉丝。我有层关系,可以让你直接入职他的公司YU,成为姜盛的经纪人。”


        

说实话我听到这话时,吓一大跳。


        

我喜欢姜盛的心意,竟引得好多人冥冥之中,拉近我们的距离。


        

我其实动心了,那样的姜盛,我好想抓住,毕竟这件事,我想了无数次,而此刻,只需要我点点头就能实现。


        

我郑重地鞠一躬,然后笑着说,“谢谢顾总的照拂,但是我,恐怕不能答应。”


        

“为什么?”顾翰默看上去很意外,他追问,“我把一切打点好,都不能答应吗?”


        

“对。”


        

“能告诉我原因吗。”


        

我的心脏砰砰砰地乱跳,我真的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我确实喜欢姜盛,是那种一想,能想他一天的喜欢,可正是这份喜欢,约束我不要靠近。”


        

“姜盛应该做的事情,不是和谁在一起,而是站在粉丝一边,告诉我们,他对得起这份喜欢。”


        

“在我的心里,姜盛是一种神奇的存在,明明他不在我身边,却不断温暖我,明明他的舞蹈歌声不是万中无一,可就是感动到我。没有办法,这种依赖不是天生的,却能羁绊一生。”


        

“我好像大概明白了,那件事,算是我欠你个人情,以后,可以要回去,别拒绝。”


        

“好,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