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灵兽是条狗 > 第七十章 震惊
夜间

第七十章 震惊

        

“是谁这么着急见我大哥呢?”


        

也就在白灵羽的话音刚落之际,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便出现在了正殿的大门口处,不等裴坤通报就走了进来,手中还提着一个血淋淋的包裹。


        

看其形状,里面包裹着的分明就是一个人头!


        

感受着此人沈放的慑人气势,在场的那些掌门和家主们全都站了起来,就连古剑生与封魄也都是惊诧莫名,脱口而出道:


        

“谭显龙?怎么是你?你不是二十年前被裴太清诛杀在漠北之地了吗?怎么会没有死?还出现在南州这里……”


        

话说一半,二人的便就面面相觑起来,顿时便就猜出了一些谭显龙现身在此的原因。


        

原来这家伙并没有如外界传言的那样,死在了裴太清的手上,而是被裴太清秘密招募到了南州,竟然将他们三大派也给蒙骗了过去。


        

这时,就见谭显龙哈哈一笑,径直来到了古剑生三人的面前道:


        

“三位道友莫要着急,我大哥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待会儿自会赶来,三位若实在是等不及的话,不如就由谭某来陪三位喝上几杯如何?”


        

“呸,谁要跟你这无耻淫贼喝酒!”


        

谁知灵兽宗的白灵羽却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就揭了谭显龙的老底。 一秒记住www.bqg8.com


        

而谭显龙也不生气,呵呵一笑道:“谭某先前的确是做了一些风流事,但在受了裴大哥的一番教诲后,如今已然洗心革面了。俗话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白仙子又何必总拿老眼光来看人呢!”


        

闻言,白灵羽则冷哼了一声,斜眼看着谭显龙道:“还有句俗话叫‘狗改不了吃屎’呢!”


        

“你……”


        

任谭显龙现在的脾气不像从前了,也被白灵羽这句话给气得不行,于是便不再搭理白灵羽,而是来到了裴文正的面前。


        

随即,就见他将腰间的那些血淋淋的包裹解了下来,向裴文正道:“刺史大人,这是在下给您准备的寿礼,还请笑纳!”


        

此话一出,不仅是在场的众人,就连沈放也都瞪大了自己的双眼,不知这谭显龙是什么意思?


        

哪有拿着一个人头来祝寿的?


        

这是来帮场子的,还是来砸场子的?


        

也只有裴文正似乎猜出了点什么,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盯着那个人头包裹的双目中隐含精光。


        

就见他有些激动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指着那包裹,小心翼翼地求证道:“这里面是……”


        

谭显龙道:“如刺史大人所愿,这里面正是锦国北州刺史萧天战的人头!”


        

“什么?”


        

“萧天战的人头?”


        

“锦国北州刺史萧天战的人头?”


        

“这怎么可能……”


        

谭显龙的这一句话,就如同是一个响雷一般,顿时便令在场的众人全都炸开了锅,看向那包裹的眼神中满是惊疑不定。


        

就连那位被裴文正气得尚未完全恢复过来的御史章厚昭,也禁不住震惊地瞪大了双眼,从座位上刷地站了起来,又拄着拐杖来到了谭显龙的面前,求证道:


        

“你…,你说的可是真的?这里面真是锦国北州刺史萧天战的人头?”


        

谭显龙则并未开口回答,也早就料到了在场众人会有这种反应,于是便将包裹给抖开了,令里面的人头咕噜噜地滚到了大殿的正中心处。


        

下意识地,殿内众人的目光便落在了那人头上。


        

就听有人惊呼出声道:“真是萧天战!我曾去过锦国北州,远远地见过萧天战一次,没错,这人头跟萧天战一模一样,左侧腮帮子上的黑痣就是证明!”


        

说话的乃是一位南州的世家家主,家族里的一些生意做到了锦国北州,又何止是见过萧天战一次,还曾有幸被萧天战接见过。


        

当时的萧天战还想发展他为锦国的眼线,让其为锦国提供南州这边的情报消息呢!


        

没想到这才过了多长时间?萧天战就这样死了,人头都被人砍了下来,就这么突兀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令他的心中突突直跳……


        

他的这一句话,无疑证明了谭显龙所言非虚,令那些没见过萧天战的人也不再生疑。


        

这时,就见那章厚昭手里的拐杖又抬了起来,转了一圈后又对准了裴文正道:“乱臣贼子,安敢如此?你这样做,不怕挑起锦国与齐国间的征战吗?你这是给了锦国朝廷侵犯我齐国疆土的借口!你这个乱臣贼子……”


        

说着,他竟又吐出了一口鲜血,白眼一翻就晕厥了过去。


        

还要这里还有一个药王山的长老封魄,紧急出手下才保住了章厚昭的这条老命,否则这老家伙非得被直接气死在这刺史府里的大殿上不可。


        

这时,在管家裴坤的示意下,自有几个护卫走上前去,将萧天战的人头收了下去。


        

这一刻的大殿之中,针落可闻。


        

好一阵后,玄剑宗的古剑生方才抬起了头,一脸凝重地看向裴文正道:“裴大人,你们这么做,是不是该给齐国朝廷和我们三大派一个交代呢?”


        

“交代?”


        

裴文正则呵呵一笑,坐回了椅子上道:“要什么交代?我为齐国开疆拓土,将锦国北州并入我南州版图,此乃是功在社稷、功在千秋的大好事,不知古长老还要让本官交代些什么呢?”


        

只一句话,就堵得古剑生没了应对之语。


        

而白灵羽则抓住了裴文正话语里的一丝弦外之音,道:“你说什么?你们下一步还要攻占锦国的北州,将锦国北州并入到南州的版图里?”


        

“不是下一步!”


        

裴文正摇了摇头,纠正了一下白灵羽的话道:“萧天战已死,小儿裴承志此刻怕是已经带兵攻下了萧天战的刺史府,等到明日天亮后,锦国整个北州便就是我南州的地盘了!”


        

“嘶……”


        

众人闻言再吃一惊!


        

很显然,这一切都是裴文正计划好了的,先杀萧天战,令锦国北州群龙无首,然后便让儿子裴承志带兵攻打锦国北州,可谓是天衣无缝。


        

只是令众人倍感不解的是,裴文正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


        

难道就凭一个‘天下第一散修裴太清’?


        

哪怕加上眼前的这个同样也是金丹修士的谭显龙,那也不够啊!


        

两个金丹修士就敢跟锦国开战?这玩笑开得是不是有些大了?还是说,除了这二人外,南州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依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