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移花宫开始 > 第一百四十一章:旷世一战【扬名立万】
夜间

第一百四十一章:旷世一战【扬名立万】

        

金庸小说里,有很多厉害的剑法,如“越女剑”、“独孤九剑”、“辟邪剑法”、“六脉神剑”、“玄铁剑法”、“金蛇剑法”甚至“太极剑法”等……


        

但是很多人感觉最厉害的剑法是越女剑法。


        

首先,越女剑法的境界高。阿青的越女剑法是真正的自然之剑、无招之剑。


        

其剑法来自白猿的对练,方法是、纯天然的,更接近于“道法自然”的境界,“道可道,非常道”,这种“无为而无所不为”的剑招明显高于后世有套路的剑招,比如独孤九剑的九招,当最后九招都没有的时候才算大成。


        

辟邪剑法比孤独九剑更不如,剑法本身是有破绽的,其特点是“唯快不破”,但破的方法只要以不动破之即可。


        

越女剑法也有很强的剑气。段誉的六脉神剑能隔空杀人,但越女剑的结尾处,阿青居然能直接用竹仗的剑气,就能轻易伤到西施的胸口,要不是被其美貌震惊收手,估计西施立马毙命。


        

其剑法的剑气为我们留下了两千年来美丽传说的形象,“西子捧心”,可见越女剑气伤人不比六脉神剑之类的差。


        

江辰并不知道师太耍的是什么剑法,但是却感觉她的剑法精妙,竟然有一种随意而出的感觉。


        

于是他才慢慢和她缠斗,目的就是观察这种剑法。


        

“师太你这套剑法叫什么,感觉绵软无力,这种剑法只适合杀鸡。”


        

“你……狂妄小子,我这剑法叫【越女剑法】,剑法招式精妙非常,意境更是深远,岂是你这种普通人能窥视。” 一秒记住www.bqg8.com


        

原来她耍的剑法叫【越女剑法】。


        

难怪那么厉害,前世江辰可是看过“越女剑法”的介绍。


        

“铿铿铿~”


        

两人长剑快速碰撞,发出金属对碰声音,两人出剑速度都很快,所有看到的人都十分惊讶。


        

这峨眉派师太武功果然厉害,把对方小子打得只有招架之力。


        

只有慕容正德,江别鹤和其他门派掌门看出端倪,他们并没有像其他人露出嘲笑。


        

又过了一会,江辰发现她的剑法招式已经重复使出,差不多了。


        

只见他露露邪魅的微笑,身形纵身而起,一剑朝着师太刺去,师太略显惊慌,急忙长剑招架,只是他的剑突然一剑化三影,三剑只有一剑是实的,这三剑分别对准她身体三个位置,到底哪一剑才是实的?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他的长剑瞬间穿过她的防御。


        

“噗~”


        

三剑归一,化为一剑,刺入师太的肩膀,入肉三分,他拔出长剑,鲜血喷涌,他身体一扭,长剑在地上一点,身体后翻,轻松落在马上。


        

所有人十分震惊,没想到这名不经传的少年,竟然能打伤成名已久的师太。


        

师太捂着肩膀,掉转马头,一脸颓废地走回去。


        

江辰这边的人发出欢呼声,宫主果然厉害。


        

“慕容庄主那个江辰果然不是泛泛之辈,我们还是联手一起对付他,不必讲江湖道义。”


        

“江大侠说的是,做大事者不能迂腐,各位掌门一起出手如何。”


        

“同意。”


        

“无缺等下就是群战了,你挺得住吗。”


        

无缺一脸无语,这挺不住还不是得挺,难道还能逃跑不成。


        

“冲啊,跟我杀光移花宫妖孽。”


        

慕容正德振臂一呼,所有人像吃了药,疯一样冲过去。


        

而这边宫女寸步未动,一直保持阵型。


        

江辰和无缺也骑马冲了过去。


        

双方很快碰撞一块。


        

江辰一下被慕容正德,江别鹤和其他掌门围功。


        

而无缺被【人间八秀】和江玉郎等人围功,其他小喽啰全部朝着宫女冲杀过去。


        

这分工很明确,各施其责。


        

那些宫女没有想象中一击即溃的场景,反而是奇怪的事出现了,那些冲杀进去的弟子竟然被她们轻易杀死,只见她们不断变动队形,而深陷阵法之中的人却犹如陷入泥潭,束手束脚,一种恐怖的压力,让进入阵中的人无比恐慌。


        

因为江辰一直陪着宫女实战,所以在这种猛烈攻击下,她们没有恐慌,只是按照平时演练的方法进行战斗。


        

江辰这边,江辰一人对付十几个人,场中剑气纵横,刀光剑影,江辰同时运起轻功,【化石功】和【明玉功】,这三个功法使出真正做到速度、防御、攻击为一体。


        

慕容正德越打越心惊,没想到这个少年武功这么厉害,一个人同时对付那么多高手,竟然没有露出一丝敗像。


        

本来他们还以为可以轻松杀死他,结果……


        

无缺这边,他一个人也是对付十几个人,慕容正德的八个女儿武功都不俗,江玉郎更别说了,他打得有些吃力。


        

【人间八秀】恨透无缺了,他杀了自己相公,让她们以后守寡,这恨比天高,而江玉郎也要报他们害自己失去那个的仇,所以他们的攻击十分狠毒,招招朝着致命地方攻击。


        

三个地方打得很激烈。


        

本来一边倒的情形,现在却很难分清胜负。


        

这上百人组成的阵法,威力果然不一般,随着时间推移,阵法周围越来越多的尸体,有一些尸体身上有几处剑伤,这几处剑伤位置不同,显然不是同一个人伤的。


        

这情况太诡异了,几千人对付上百人,竟然感觉面对千军万马,有种势不可挡的感觉。


        

这到底是什么阵型,这阵型随着时间不断演变,当真十分诡异。


        

江辰这边打得更是惊心动魄,师太惊讶发现他的剑法竟然有【越女剑法】的影子,这家伙竟然在刚才的对招中偷学自己的招式,不仅如此,他使出来竟然有【越女剑法】的神韵。


        

江辰一会使出“花神七式”剑法招式,一会【清风剑法】,一会又是其他剑法招式,他一边展开身形攻击一边观察他们的攻击招式,随着时间推移,心里感悟越来越多。


        

他们惊讶发现江辰的剑法招式竟然有他们招式的影子,这家伙竟然在这种情况还在偷师,当真太嚣张了,太目中无人了。


        

这到底什么身法,速度犹如鬼魅,仿佛流光,变化莫测,身形飘来飘去,让人琢磨不透。


        

“砰砰砰~”


        

慕容正德一剑挥下,地面连续爆炸追着江辰过去,他右脚一踏地,身体犹如凤凰一般飞起,躲过了爆击。


        

其他人纵身飞越,十几把剑同时刺向空中的江辰,这十几把剑封住他所有退路,而江别鹤却从头顶一剑俯冲直下。


        

他们露出得逞的笑容,在这种绝境之下,他就算武功再强也难逃受伤。


        

就在这时,江辰浑身充满剑意,在这股剑意下,他们仿佛感受到爱,感觉这个世界突然变得美好,他们想要放下手中的剑,无争无欲,坠入这爱的天堂。


        

“仁爱”剑意,为致爱的人而战,为天下苍生而战,这是守护的力量。


        

“一剑倾城”


        

江辰低声说出,所有人却能清楚听到。


        

为何只听这个名字,心里就莫名恐惧,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即将发生一般。


        

江辰说完,一剑刺出,大家惊讶发现,他凭空不见了,就当大家还没缓过神,他的身影却出现在几丈之外。


        

好像除了瞬移,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就在大家想要嘲笑他的时候。


        

“砰砰砰~”


        

一连串爆炸,慕容正德等十几个人每个人身体一处地方炸开,鲜血直流。


        

所有人都惊讶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忘记了战斗。


        

慕容正德,江别鹤等十几个掌门捂着伤口,单脚跪地,长剑伫立在地上,撑着身体。


        

这到底是什么剑法,竟然在电光火石的时间中伤他们,此时每个人的伤势很重,已经失去战斗能力。


        

另外一边,阵法周围也铺满尸体,这些门派弟子昨晚没睡好,今天到现在一颗粮食也没进肚子,身体有些虚弱,更何况这个阵法变化诡异,他们一进去就被绞杀。


        

无缺那边打得最吃力,至今打得难解难分,两边谁也讨不到好处。


        

刚才那一剑,江辰身上的真气直接去了一半,当真恐怖。


        

看来“一剑倾城”以他目前的实力只能使用出来两次。


        

不过看这效果,还是十分满意的。


        

江辰长剑划着地面朝着江别鹤走去。


        

江别鹤一脸惊慌。


        

此时他不能逃跑,也不能逃跑,如果逃跑他几十年建立的名声就毁了。


        

江辰把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江别鹤,不对,应该叫你江琴,二十年前,你是天下第一美男玉郎江枫的书童……”


        

江辰把江别鹤以往的丑事一件件娓娓道来,说得江别鹤脸色不断变换。


        

所有人也是一脸震惊,没想到大仁大义的江南大侠江别鹤竟然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他胡说,他这是诬陷我,大家不要相信他。”


        

“我诬陷你,你儿子取名叫江玉郎,玉郎江枫,你这分明是告诉所有人,你不是江枫的书童,而是他父亲,你真是别有用心啊。”


        

“我……我……”


        

大家看着江别鹤眼神奇怪,就算他的脸皮比城墙还厚,此时也老脸挂不住。


        

“慕容庄主有一件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吧。”


        

“什么事?”


        

慕容正德一脸怒气看着江辰,此时盟军已经失败,他们的生命都掌握在别人手里。


        

“你的八个女婿都是江玉郎毒死的。”


        

“什么!”


        

慕容正德一脸不敢相信。


        

“别听他胡说,他这是诬陷我。”


        

江别鹤发疯般喊叫。


        

“如果你没做你为什么那么激动,你儿子江玉郎为何如此惊慌,现在你们的命都把握在我手里,我有必要说谎吗。”


        

江辰一步跨出身影闪烁,几下就到江玉郎面前,他长剑顶住江玉郎的喉咙。


        

“说,为什么毒死慕容家八个女婿诬陷移花宫。”


        

江玉郎吓得浑身发抖,直接跪在地上。


        

“别杀我,都是我爹教唆我干的。”


        

听到江玉郎的话,所有人愤怒看着江别鹤。


        

江别鹤没想到自己一世英明,却生了这个没种的家伙,他心里充满悲凉。


        

江辰继续说道:


        

“大家很奇怪,他为什么要毒死慕容家八个女婿,因为他想挑起慕容家的仇恨,他表面假仁假义,暗地却效忠移花宫,他想借移花宫的手灭掉慕容家,然后他可以名正言顺坐上武林盟主。”


        

“江别鹤原来是你害死我八个女婿,你好狠毒啊,枉费老夫那么信任你。”


        

江别鹤一脸惊慌无话可说。


        

“江别鹤你这伪君子,还想做武林盟主,呸,妄想。”


        

“江别鹤你这小人我们看错你了。”


        

“我要杀了你们替夫君报仇。”


        

…………


        

所有人矛头指向江别鹤,他从人人敬畏的江大侠,变成了小人、伪君子。


        

江别鹤内心凄苦,没想到他苦心经营几十年,眼看就要成功了,最后却变成这样,一切都没了。


        

“哈哈哈~”


        

江别鹤发出苦笑,他心有不甘,他心有不甘啊!


        

“没想到我苦心经营的一切,竟然被你这小子破坏,我不甘心啊。”


        

他彻底疯狂,运起全身功力想要和江辰玉石俱焚,可是……


        

当他双掌拍过来的时候,江辰的剑化成流光从他脖子划过,江别鹤死不瞑目倒在地上,彻底没了生息。


        

“绝代双骄”最大的反派被江辰一剑杀死。


        

江玉郎看到他爹已经死了,吓得不停磕头饶命。


        

“我要为夫君报仇。”


        

“我也要!”


        

…………


        

八柄剑同时刺入他的身体,他死得不能再死。


        

现在事情都已经清楚了,罪魁祸首都是他们父子挑起的。


        

此时大家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慕容正德又说话。


        

“就算这件事和移花宫无关,但是我小女慕容九是你杀的,这总没错吧。”


        

“慕容九确实是被我伤的,但是他还没有死。”


        

听到慕容九没有死,慕容正德和他的八个女儿露出惊喜表情。


        

“你是说她还没死,那他现在在哪。”


        

“她被黑蜘蛛救走了,你们找到他,就能找到慕容九。”


        

“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


        

“你想如何处置我们。”


        

听到慕容正德的话大家都提起精神,现在自己小命在人家手里,要放要杀还不是人家一句话。


        

“既然这件事情是个误会,我们两边都各有损伤,这件事就这样算了,你们立马离开移花宫势力范围。”


        

听到江辰的话,他们松了口气,命算是保住了。


        

江辰翻身上马,大手一挥,移花宫所有人回去移花宫。


        

这次移花宫一共损失五个人,而盟军一共损失四百多人,盟军的损失很惨重。


        

慕容正德一脸颓废,他此时尽失,身体过份虚弱。


        

这是因为他之前服用【千年冰魄】的原因,这东西虽然会使他功力提升很多,但是后遗症也很明显,现在随便一个孩童手拿武器都能杀死他。


        

“爹~”


        

八个女儿围了上来,一脸担心看着他。


        

“没事只是功力没有了,还死不了,这个江辰真是厉害,他的功力虽然比不上邀月,但是剑法却是当世罕见,和这种人为敌实在是不智啊。”


        

其他掌门也身手重伤,其他弟子纷纷上去扶起自己掌门。


        

虽然慕容正德功力尽失,但是谁都不敢对他不敬,毕竟整个慕容山庄和八大家族的势力还是很强的。


        

盟军并没有立马返回,而是就地疗伤,包扎伤口。


        

其他死去的弟子尸体已经收集完毕,这些尸体都会运回各自的门派埋葬。


        

而江别鹤父子的尸体却没人去管,等盟军走光了,他们的尸体会被野兽吃掉,这个下场也算是很悲惨了。


        

慕容正德和其他掌门想起江辰那惊艳绝伦的一剑,至今还心有余悸。


        

一剑刺出犹如跨越时空一般,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身体已经中剑,这种剑法到底是什么,这已经不是传统意义的武技,它是神技。


        

江辰一群人走到上门,看到邀月和怜星高高站在台上等着自己。


        

为什么说只等自己,而不是移花宫所有人,因为她们的眼中只有他。


        

除了他,其他人都不重要。


        

江辰无法说她们很自私和无情,毕竟她们爱着自己,这有什么错。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看到江辰毫发无损地回来,她们两个这才放心。


        

江辰走到她们面前。


        

“让你们久等了。”


        

“你能平安回来就行。”


        

“拜见大宫主,二宫主。”


        

“起来吧,你们都辛苦了。”


        

“谢宫主。”


        

江辰让宫女把死去的宫女尸体先放到棺材里面,等所有人沐浴更衣,休息好了,再给她们举行安葬仪式。


        

江辰牵着两个娘子的手回到寝宫。


        

“怎么样,盟军都被杀光了吗。”


        

“娘子你的戾气太重了,几千人又不是几千只蚂蚁,怎么说杀光就杀光呢,上天有好生之德。”


        

邀月一脸尴尬。


        

“那到底情况怎么样。”


        

“我重伤慕容正德和其他门派掌门,揭穿江别鹤的阴谋,还移花宫清白,最后一剑杀死他,事情就是这样。”


        

“你同时对付十几个高手,竟然毫发无伤回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江辰看着手中的“七星剑”。


        

“就凭它!”


        

两人奇怪看着他,这话说得让人疑惑不解。


        

一会宫女提着水进来,等宫女把水倒好,江辰这才起身脱掉身上的衣服,邀月和怜星看得满脸通红,这也太浪了。


        

舒服洗完了澡,宫女把饭菜送过来,之前激烈的战斗,他的肚子早饿了,此时狼吞虎咽。


        

参与战斗的宫女也在食堂吃饭。


        

而盟军又饥饿又疲惫,痛苦不堪。


        

这么多人没有粮食肯定撑不回去,于是许多弟子纷纷上山抓野味。


        

到了晚上,在广场上摆放着五具棺材,江辰、邀月和怜星站在前面,后面站着是无缺和宫女。


        

大家手里拿着香,由江辰开始把香插在每副棺材上。


        

接着江辰开始颂念祭文,跪在棺材旁边的宫女正在烧纸钱。


        

仪式做完后,晚上有宫女守灵,而其他人都回去睡觉,第二天,尸体下葬。


        

第二天,把几个宫女的尸体下葬好后,移花宫再次恢复平静。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一个月。


        

这一个月,江辰除了陪伴两个夫人,就是修炼内力和感悟剑法。


        

之前和十几个高手对战,他们剑法招式和拳法招式,他清楚记得,这一个月感悟他们的招式,不知不觉剑法和拳法又有一些进步。


        

这一天,无缺找到他们。


        

“无缺既然你想去找铁姑娘,那你去吧。”


        

“谢谢姑父。”


        

邀月和怜星都没有说什么。


        

无缺当天就离开移花宫。


        

现在江辰最关心的事情就是再过几个月出生的孩子,这种期待的心情,只有做过父亲才能明白。


        

此时在一个茶楼,一群客人正在听说书,里面两个人,如果江辰在肯定会认出他们,他们就是小鱼儿和张菁。


        

此时大家神色专注地听着说书讲故事。


        

此时说书人正在讲盟军大战移花宫的事情。


        

“慕容庄主调动整个山庄的力量,八大家族和武林各门各派,一共上万大军杀向移花宫,而移花宫这边却只有百人,实力相差悬殊…………”


        

“当盟军杀到移花宫的时候,移花宫两个宫主并没有出现,难道她们逃跑了,当然不是,只因为这邀月身怀六甲,所以没有出战……”


        

“就在盟军感觉轻易就能踏平移花宫的时候,一个俊美绝伦的少年骑着一匹棕马,带着上百个宫女出现,只见这少年气定神闲,一脸不惧,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只见这个叫江辰的少年一人独自面对十几个高手,当时剑气纵横,十几个高手竟然奈何不了他,他的武功到底有多恐怖……”


        

“当十几柄剑同时刺向他的时候,他竟然不慌不乱,此时衣服无风自动,他的长发飘动,仿佛天上战神下凡,他刺出一剑,顿时天空乌云蔽日,狂风大作,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这说书的把江辰神话了,其中的故事真实性只有百分四十,其他的都是夸大虚词。


        

“说书的,你还没说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他的武功那么厉害。”


        

“大家不要着急,我现在就告诉他是谁,他就是移花宫主邀月和怜星的夫君,江湖绰号【剑魔独孤求败】。”


        

“没想到江兄现在那么出名了,几个月没看到他,还是很想恋的。”


        

这小鱼儿和张菁都在一起很久了,为什么小鱼儿还没摆脱张菁。


        

这只能怪张菁看得太紧了,他想离开真是困难。


        

小鱼儿看着双手绑着绳子,叹了口气,这都是命啊。


        

“我说你到底要怎么样嘛。”


        

“不想怎么样,就是想折磨到你变疯为止。”


        

“你这恶毒的女人。”


        

“随便你怎么骂,反正我已经习惯了。”